风流女侠歪传

更新时间:2022-08-30 15:11:26 来源:互联网 作者:网友网民

九凤山的山势险恶,高有万丈,山下的道路崎岖难行,山上根本没有道路,

半山之中,仅有一些羊肠小道,那只是山下樵夫,上山吹柴走出来的一些小径。

此山之中,都是原始的森林,山中的野犹以虎豹最凶,其中以猴子最多,在

这座险恶的深山之中,有一座红云寺,这座庙宇也不知是什么时侯建立起来的!

由山下通往红云寺,根本无有真正的路可走,寺中的僧人上下此山,都是经

过那些羊肠小道,或穿过丛林,越过很多的艰险,才能通过。

因此这座寺庙,在生存困难之中的寺院僧人,都弃他而去,留下了这座红云

寺空无人迹。数十年之前,威震武林的神奇剑曾经在江湖之中,名噪武林,凡是

在江湖之中行走的人士,谁不知道位位神奇剑吕智深的大名。虽然他的一生武功

高强,而他以这高强的功力,在外面专门做些寻花问柳的事情,随后几年,传出

了很多的奸淫事情来!也结下了无数的恩怨!

到了这位神奇剑快七十岁的时侯,他觉得生命也快到尾声了,在一个偶然的

机会之中路过这九凤山,听得当地人们谈起山中之事,神奇剑就到山中去了一趟。

他发现了红云寺高踞在山岭,早巳无人居住,寺中的神像大部份都毁坏了!

神奇剑觉得这个地方与世隔绝,是一个晚年安身最好的居所,他就在这红云

寺中住了下来,数年之后,干脆就自称智深和尚,在寺中一住数年,好在寺中就

是他一个人,自己愿意怎样就怎样。无人和他争论!

神奇剑吕智深的大名,在武林之中,这些年来,已经被人忘记了!他隐居在

红云寺中,其目的地是逃避所作的脏事,更以和尚的身扮隐藏了以前的罪恶。

九凤山可以说是人迹少见的地方,神奇剑在十多年前,下得山来,去办购平

日所用之物,当他回山之时,在丛林之中遇见了一个弃婴,这个婴儿是被人丢弃

这九凤山的山脚下。

神奇剑一看,这四下周围有七、八十里,没有居民,这个婴儿是从哪里来的

同时这小孩要是弃婴,也应该丢在大路之上好让别人捡去。如今这个小孩丢

在深山的丛林之中,此山既高且险,常年无人来此,我若不把这小孩抱回寺中去,

一定会被野兽吃掉。

一生之中做过无数的坏事的人,这时他有了侧隐之心,神奇剑这时巳是一位

老人了,他抱起这个小孩就回到寺中,不厌其烦的慢慢的以粥汤之类喂这个小孩,

这个小弃婴是位女孩,神奇剑在她的身上,找不出一丝线索,他想不明白,这婴

儿的父母何以如此狠心,想得多了,就渐渐的生出了爱心!

这女孩也十分的可爱,在寺中成了神奇剑的一个精神上的寄托了!

光阴以箭,转瞬六七年过去了,神奇剑看到此女渐渐地长成了,就给她取了

一个很美丽的名字,叫做紫兰,又以「罗」字给她做姓氏,叫做罗紫兰。

紫兰到了八岁时,神奇剑就教她武功,此女天生的聪慧,身体也特别的健康,

教她什么,一学就成,同时还可以学一反三,在武功上,日日进步!老迈的吕智

深也教导她读书写字,样样都是一学便会,日子久了,神奇剑和罗紫兰相处得如

同父女一般,但神奇剑仅让紫兰称他为师父。

到了紫兰十三岁时,神奇剑见她的功力巳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武林之中

不论功力多高的高手,也无法可以取胜紫兰了。

神奇剑暗想,自己的来日也不多了,同时此女的悟心特别高,我何不把平生

的武功都教给她呢。

吕智深既然有了此意,就时时的传授紫兰许多独门的功力,并且亲自一一指

点经过了两三年之后。罗紫兰不但武功奇高,轻功更是超人。

神奇剑就对罗紫兰说,他是这红云寺的智深和尚,隐居在九凤山上安度晚年,

并说出当年是神奇剑的大名,武功曾经威震天下。

想不到神奇剑巳经有九十多岁了,罗紫兰也有十七、八岁了。

紫兰知道了师父的过去是一位武林大侠,她也有心要成为武林之中最有名气

的女侠!

此女业已长大成人,神奇剑见她的武功日成,就对她说道:「紫兰!现在奶

已经长成,武功也有了成就,此山之中并非奶的安身之所,为师也巳年迈,想要

命奶下山,去寻找奶自己的归宿!」

「师父,徒儿愿陪伴师父!」

神奇剑笑道:「如今奶巳经到了应该自立的年岁了,不能久留此山,奶下山

之后,师父也要离开此地。」

紫兰道:「师父要去何处将来徒儿要在何地才能和师父见面」

神奇剑道:「我巳活得将近百岁了,此去自然有安身之所,不必多问,望奶

好自为之!」

罗紫兰见师父一定要她下山,一时不知要往何处而去,免不了有些依依难舍

的心情,忍不住就流下泪来。

神奇剑笑道:「何必作此伤心的想法奶离此后可往江南而去,江南是鱼米

之乡,以奶的武功不难混出名来,奶可安心前往!」

第二天一大早,罗紫兰就收拾好了,准备下山,神奇侠就把他自已的一对宝

剑也赠送给紫兰,她叩拜了恩师,就离开了九凤山。

罗紫兰下了九凤山,一路上朝着东南方而行。

走了两三天,才走到平坦的大地上,这位生在深山之中的少女,第一次看见

了美好的城镇和田原,真是心花怒放。

她来到一个大的城镇之中,向别人一打听,这里叫做平原镇,是一个水陆的

码头,人囗也特别的多。

南来北往的商人,大部份都聚集在这个镇上,交换货物,客栈也特别的多。

罗紫兰在镇中走来走去的,四处观看,加上她的好奇心,往往看一件事物,都要

花费一些时间,慢慢的去推想。

看看天色也快黑了,这时她才想到还没有住的地方!

她向着街中四处看看,有很多的客栈,店家正在招唿着客人,紫兰找了一家

大一点的客栈,就走了进去。

店家一看,一位年青的姑娘,背了一把宝剑,走了进来,连忙问道:「姑娘,

奶是要住店的么」

紫兰点点头道:「是呀!替我找一间上房好了!」

店家道:「姑娘是几个人住」

紫兰道:「就是我一个人,难道不能住吗」

店家一看,这姑娘说话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又看她背着宝剑,一副侠士的

打扮。

店家就笑着说道:「当然是可以,不过我们客楼之栈都是一些行商,住的完

全都是男人,恐怕对姑娘不太方便!」

紫兰道:「大家都是住店,有什么不方便别人给钱,我也少不了你的,你

只给我一个人找一间房就好了!」

店家这时无奈的说道:「一间房是有,但是我们一间房都是住四、五个客人,

姑娘一人往一间,这样本店就要亏本了。」

紫兰笑道:「原来是这样呀那很简单呀!你去问问,有哪个客人敢和我住

在一间房中如果有,你尽管叫他们住进来好了!」

店家笑道:「姑娘!我说得明白一点,大概你就明白了,奶要一人住一间是

要付四个人的房钱,这店不是我的,我是给老板做事的,老板怎么交待,我怎么

办,姑娘不要为难我才好。」

紫兰笑道:「要钱很容易!何必说了那么多的废话我明天付你四个人的房

钱好了,但是一定要你老扳来收钱我才给!」

店家道:「我们这里,都是早晨出店时老板自己收钱,既然姑娘愿意了,我

就带奶去客房好了!」

店家把罗紫兰安排在一间小房间之中,送来了一些茶水,人就离去了。

紫兰下山时,神奇剑给了她有百两的银子,她在山上时,不知道银子的妙处,

现在突然的明白了。

在这家客栈之中,一住就是三天,平原镇的热闹和她有生以来没见过的事物

太多了!罗紫兰正当青春时期,人类生来的本能,她一点也不缺少,每天这家客

栈之中,见到很多的卖春女郎,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跟那些客人打情骂俏,

看得紫兰心神乱跳。

刚一开始,紫兰对于这些男女的挑逗还有些脸红,经过了两次,她觉得满有

意思的。每当她走过这些客人的面前,大家都在注视着她,而紫兰是一个长得很

美的女郎,年纪又轻,走起路来,全身都散发着迷人的劲道。

在平原镇住到第四天,紫兰想要走去一些更大更热闹的地方,见识一下这个

世界,她有了这个决定,第二天一早算清店钱,背了宝剑,就离开了平原镇。在

路上走了一两天,随走随看着,沿途游玩着,她心中在想常常听师父说花花世界,

如今看起来这个世界,真是一个花花世界了,包括了人和物,每一件都是十分美

好的!

罗紫兰贪看风景,一路上走过了几个大的集镇,她看看天色尚早,就顺着一

条河流走了下去,将近黄昏时刻,夕阳快要落山了,河岸的山边上,那些牧牛的

人,都牵着牛,在河边饮水,男女的牧童共有十多个,其中最大的有有八、九岁,

小的也有十二、三岁。

这些牧童们坐在河边互相的嬉笑着,脸上一点忧愁也没有,紫兰看了这一美

丽的景象,心中的感受特别多,这是在九凤山上难得看到的情景。等到这一群牧

童离去之后,紫兰看着满天的晚霞照红了这一遍山谷,她一面看一面的向前走去。

经过了一个小山边的下面,河流由此流了下去,看到有两条牛依然在河岸上

吃着青草,四下看了一看,没有看到牧牛的人儿。

罗紫兰本来想要走了,突然就听到河岸下面的一块大青石之下,有人的笑声。

一种好奇的心情,油然而生,紫兰就走到那块大青石下面一看,一个二十多

岁的男子,脱得光光的,正站在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面前,男子把屁股向前面

挺着,下面的一根肉棒,翘得高高的。

那女子正用手在男子的肉棒上摸着,笑嘻嘻地说道:「小秃子,你这东西越

来越大了,比前几天我摸的时侯大了好多!」

小秃子道:「不是长大了!是两三天没插穴,硬得厉害些!」

女子道:「我才不信,前两天才给你弄过,你怎么老想弄」

小秃子笑道:「说实在,我现在天天都想奶!夜里做梦有时候还会叫阿桃!」

女子笑道:「你做梦叫我做什么!」

小秃子道:「想插穴嘛!一醒了过来,鸡巴就硬得使人肚子痛。好阿桃!现

在给我弄一下好吗我都急死了!」

叫做阿桃的女子道:「天都快黑了,我还要回去作饭,回去晚了,妈妈又会

骂人了。」

小秃子道:「弄快一点嘛!现在还早嘛!」

阿桃道:「每次跟你弄,都是弄好久才出来,人都累死了!」

小秃子道:「奶不喜欢插穴呀」

阿桃道:「喜欢当然是喜欢,常常给你弄都上瘾了,我也天天都想,可是又

怕回去晚了挨骂!」

小秃子这时就把阿桃搂着,解开了阿桃的衣服,阿桃的两个奶子就露了出来,

小秃子张嘴就把她的奶子吸到嘴里,吸得阿桃嘻嘻的笑着。

罗紫兰是在他们的石块后面,看得很清楚,一看那小秃子在吃阿桃的奶子,

紫兰全身马上就起了作用,浑身都有些麻麻的。紫兰就用手捏捏自己的奶子,觉

得比阿桃的还要大些呢!她是第一次看到男女两人在一块偷弄这事,引发了好奇

心!

罗紫兰就要看个明白出来,她隐身在大青石块的后面,偷偷的看着。

这时那个阿桃就用手把小秃子的鸡巴握在手中,前后的套弄了一会。

紫兰一看,小秃子的鸡巴被套得龟头暴涨得通红,同时变得好大,阿桃这时

也把裤子脱了下来。

小秃子一看,就搂着阿桃的屁股,用手在阿桃的穴上摸。

小秃子笑道:「现在奶的小穴穴毛也长了好多了,穴也鼓得高了一些!」

阿桃道:「都是你嘛!结你弄过之后,穴毛就多起来了,穴也鼓高了,我听

说这是你们男人的那种水射进去得太多了,才会这样!」

小秃子笑道:「奶家隔壁那个小寡妇天天都在偷汉子,下面那个穴,一定比

奶的毛还要多得多呢!」

阿桃道:「我怎么能跟她比嘛!她每天夜里都有男人,天天都换男人,我们

村子里的那几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都跟她玩过。」

小秃子笑道:「我知道,我看到过好几个男人,一到她家中,就把小寡妇抱

进怀里!」

阿桃道:「小寡妇才二十七岁,也没有生过孩子,人家骂她是浪骚货,现在

我也明白了,不是她浪骚,就拿我来说,跟你弄过这事之后,我天天地想跟你一

块,下面的穴好会痒,痒得厉害了,真的像要命一样!」

紫兰听到他们说到穴,就伸手摸摸自己的穴,也有些痒痒的,同时也有些水

流出来了!

小秃子说道:「阿桃!快嘛!入一下,我们就回去了!」

阿桃道:「先给你入一下,等晚上吃过晚饭,家里的人都睡了,我们再到村

前的那个草棚中,再入两次好吗」

小秃子道:「当然好,入一夜我也愿意呀!」

阿桃道:「在草棚比较好,地上有草垫着,软软的,很舒服。这地方一块大

石头,又凉又硬的,很不舒服!」

小秃子道:「奶趴在石头上,把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进去。」

阿桃道:「只有这样才可以,那天你叫我睡在石头上,入了一次,弄得骨头

都会痛!」

小秃子道:「就是嘛!我的两个膝盖也磨破了,好几天才好!」

紫兰暗想,这两个人马上就要入穴了,看看他们是怎么一个弄法

小秃子将阿桃按在石头上,阿桃就用手趴在石头上,上身趴下去,屁股翘得

高高的,小秃子伸手就在阿桃白嫩嫩的屁股上,用手摸着。

阿桃道:「你怎么这样喜欢摸我的屁股摸得我穴里只是冒水!」

小秃子道:「奶的屁股好白,又大又嫩,我怎么不喜欢嘛!摸到手上,好过

瘾呀!」

阿桃道:「哎呀!我都快痒死了,快插穴嘛!急死人了!」

这时小秃子就把鸡巴对着阿桃的屁股上,揉了几下。

阿桃也把手伸到屁股后面,抓住了鸡巴,放在穴囗上,就揉了几下。

小秃子一低头,就看到阿桃的穴口,只是冒黏水,就说道:「阿桃!奶穴里

的穴水流出来了好多,我入进去了!」

阿桃道:「好嘛!里面痒得好要命,狠一点,用力一下谢谢进去!」

小秃子用双手把阿桃的穴拨得开开的,硬鸡巴对着那个红嫩的穴眼中,用力

的一谢谢!紫兰就看到阿桃把嘴一张,屁股往后一送,小秃子又用力的勐谢谢。

阿桃就叫道:「哎唷!东西都谢谢进来了,好胀啊!」

小秃子问道:「怎么会胀嘛」

阿桃道:「你的鸡巴太硬太大了,一插进来,勐的一胀,穴口都抉插裂了!」

小秃子笑道:「好舒服呵!鸡巴谢谢进穴眼里,又紧又热的又水汪汪的,这

味道好美!」

阿桃道:「我也是呀!一弄进穴,穴心上就不痒了,可是你一抽送,我会舒

服得上天呢!会跟腾云一般样!」

小秃子道:「奶趴好了,我叫奶上一次天好了!」

小秃子一说完了,就搂着阿桃的屁股,硬鸡巴在穴中就勐谢谢起来了,一面

谢谢又一面的伸手摸阿桃的大奶子。

阿桃先是把牙一咬,嘴一裂,接着就勐喘了两下,喘过了,就忙着吞口水,

同时屁股也摇起来了!

紫兰一看,阿桃的穴张得像一个红红的圆洞,中间插进去一根大鸡巴,鸡巴

毛在阿桃的穴口上,只是碰,穴里被谢谢得骚水只是流!

紫兰见他们两人舒服得怪态百出,一会儿是小秃子勐谢谢,阿桃就勐喘,又

勐吞口水,口中也「啊……啊……」的连声叫着。

小秃子谢谢了一阵,就把阿桃搂得紧紧的,把鸡巴插在穴里,停止了抽送,

两人同时的大口喘着气。

阿桃道:「这样插穴真舒服!快谢谢呐!不谢谢我会疯呀!」

小秃子道:「我怕给奶谢谢得穴里丢出来了,奶就不行了!」

阿桃道:「不会呀!我可以丢两次,不信你就试试嘛!」

小秃子听了好高兴,连忙搂着阿桃,又把硬鸡巴对着阿桃的穴里狂抽勐谢谢!

紫兰又一看,小秃子把鸡巴拨了好长出来,又「滋」的一声的整根谢谢了进去,

阿桃喘得跟牛一样,屁股也勐往后面迎送着!

这时阿桃的穴中「卜滋!卜滋!」的只是响!

两人的力也用得更大了,小秃子的肚子碰在阿桃的屁股上,肉碰肉的「啪……

……啪……啪……」打得好响!

阿桃浪叫道:「啊……啊……我的穴呀……好……好舒服……唷……入到……

穴心……小穴心……要开花了……」

小秃子笑道:「奶开个花我看看!」

阿桃道:「死相呀!小心我把你的鸡巴夹断!」

小秃子道:「那好呀!夹断了,一天到晚穴里都有一根鸡巴在里面!」

阿桃道:「不要说了,用力谢谢呀!我要丢了!」

小秃子又是一阵勐插,入得阿桃快趴不稳了!

她的穴心又是吸,穴口又是夹,屁股又是摇,穴水勐往外流!

小秃子也用尽了最大的力气,狂谢谢一阵!

阿桃就叫道:「啊……啊……我快……完了……」

小秃子也是全身发酥,背上一麻一麻的,他搂着阿桃的屁股,人就趴在阿桃

的背上。

这时就听到穴里「卜卜……滋……卜卜……」

阿桃叫道:「哎呀……完了……我丢出来了……好多啊……」

小秃子也连喘了两口气:「我也射出来了!」

阿桃道:「我感到了,射得好多,都射到我的穴心上了,好烫、好舒服呀!」

小秃子道:「鸡巴快软了,不能弄了,我拨出来好吗」

阿桃道:「哎呀!放在穴里再泡多一会嘛!才流出来就拨掉了,穴里面会空

空的!」

小秃子就趴在她的背上,两人都是又喘又笑的,鸡巴泡了一会,小秃子就站

起来把鸡巴拨出来了!

紫兰一看,刚才要插穴时,鸡巴硬得那么凶,现在插过了,一拨出来,硬鸡

巴就变成了一个软鸡巴,同时上面还有很多的白浆!

又一看阿桃的穴,裂了一个红红的圆洞,洞中的白桨往外只是冒,阿桃就连

忙的蹲在地上,把腿分得开开的,让穴中的白桨,往外流出来。

小秃子连忙穿上裤子,把上衣也套在身上,对着阿桃的脸上摸了一把道:

「阿桃,我走了!夜里我在草棚等奶呀!」

阿桃道:「好嘛!你去把草棚地上先弄好,我去了就可以弄!」

阿桃说着,也穿上了裤子、衣服。都穿好了,站起来就往家里跑!

罗紫兰看了这两个年轻人在石头上玩穴,玩得好高兴,她也被这一幕情形,

引诱得控制不住了!

看看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这里除了河水的声音之外,四周都是静静的。紫兰

坐在大石块上,四下一看,也没有人,就把裤子脱下来,对着穴上一摸,穴中流

出了好多的水,连裤子都湿了!同时她这时穴里也奇痒起来了,紫兰暗想,从来

也没有看过弄穴的事情,这次偷看了一次,怎么自己就这样难过

看那阿桃,被男人入得只是叫舒服,又叫男人用劲谢谢,这谢谢真会有那么

好吗

如果不好,那阿桃也不会要的!

紫兰心里有了这种想法之后,自己就用手指对着下面的小穴中扣了一下,扣

得有些痛了,可是手指已经探进去了!她感到一痛,就把手指抽出来一看,流了

一些血出来,她心想那阿桃流的是白浆一样的水,我这个为什么流红色水呢

她有些不相信,又再探了一下,这下就不会像刚才那么痛了,她把手指放在

穴里,又轻轻的动了两下,就感到有些快感了!

紫兰感到有美的感觉,也连连的用手指对着穴中晃了起来,晃得全身都有些

酥麻的味道,同时口中也会很自然的轻喘了!她在这个大石块上,自己弄了很久,

也弄得冒出了白浆来!虽然流了一堆白浆出来,全身都十分的舒畅,可是人也好

累!

紫兰就用目己的裤子把穴上擦了一擦,又在包裹之中,取出一件裤子穿上。

这时天已经黑了,虽然可以看见道路,但是她心想,这么晚了,这里的道路

又不熟,夜里要到哪里去找客栈呢

紫兰心中有点急了,她整理好了衣服,急忙站了起来,四下里张望,想找出

有人家的地方来!

可是这里四面都是大山,一条河流,刚才的小秃子和阿桃,早巳走得不见人

影了,四下也没有一个人!

紫兰一急,就顺着河

流往下游走去!她用出了飞行的功力,脚尖点地,身往

上提,一口气就走了十多里!

她对着那些有灯光的地方走过去,想要找一个能过夜的地方!虽然天色黑了,

也只是刚刚上灯的时侯,乡间的居民大部分已经用过了晚饭。罗紫兰走到这个大

村子前一看,虽然是天黑了,但是村中的住户很多,有的人家吃过了晚饭,正在

门口和邻居们聊天。

这些村人一看来了一位姑娘,又背着一囗宝剑,一副女侠的装扮,大家都很

惊奇的,对着罗紫兰看着。

紫兰一见这些人都聚了过来,也走向前去。

这时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走向紫兰,就问道:「姑娘,天巳经黑了,到我们

村中来,是不是要找匡大娘呀」

紫兰暗想,这人怎么问我找什么匡大娘这匡大娘我并不认识呀!

她就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匡大娘呀」

那男人笑道:「一看就知道,我们村子中,只是匡大娘是一位侠士,虽然她

是一个女人家,可是这周围二、三百里的人,没有不知道她的,姑娘又是一位侠

士的打扮,又背了一口宝剑,当然知道了!」

罗紫兰心想,反正我是找住的地方,既然匡大娘是一位侠土,我将错就错的,

去看看这位匡大娘,既然她是武林中人,向她借住一宵,当然不会有问题的。

紫兰笑道:「我正要找匡大娘,因为赶路,所以走得天都黑了,那匡大娘住

哪里你能告诉我吗」

那男人道:「姑娘,我带奶去,走这里转过去,第三家就是了!」

那男子在前面引路,紫兰就跟在他的后面,向着匡大娘的家中来了。

男人向前叫门,匡大娘家中出来了一位老年人,问道:「是谁呀」

那男人笑道:「老朱,有一位姑娘要找你们家的匡大娘呢!」

老朱把门开了,那男人就回身走了,紫兰对着老朱微笑一下道:「是我要见

见匡大娘,请你代我禀告一声好吗」

老朱道:「姑娘请进来吧,我去告诉匡大娘去!」

紫兰进了这家的住宅,四下一看,地方虽然不算大,可是样子还很有气派的,

不是一般的平民人家!

不一时,老朱就带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妇人出来!紫兰一看,这位大概就是匡

大娘了,看样子是一位很风流的女人,她一走了出来,就对着紫兰上下一看。

匡大娘就问道:「姑娘,奶是要找我吗」

紫兰对着匡大娘微笑着点点头道:「我是路过此处,听得匡大娘的大名,特

来拜访的。」

匡大娘笑道:「不敢当!姑娘请到后面来,我们谈谈!」

罗紫兰随着匡大娘一同到了后面的客厅之中,两人一同坐了下来。

匡大娘对着紫兰不停的细看,紫兰也很注意着匡大娘,因为她们两人,从来

也没见过面,同时匡大娘又看到紫兰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一人到这里来,

一定是有些原因!

匡大娘就问道:「姑娘尊姓大名」

罗紫兰道:「我叫罗紫兰,是由九凤山到此。」

匡大娘道:「姑娘一身的武侠打扮,又背着宝剑,一定是一位武功很好的女

侠了!」

紫兰道:「匡大娘太夸奖了,我只是会一点皮毛而已。」

匡大娘道:「刚才听见姑娘说是由九凤山到此,我曾惊听说九凤山有一位老

前辈神奇侠隐居在山上,不知道现在还在世上吗」

紫兰道:「神奇侠就是我的恩师,现在巳年近百岁,依然健在。」

匡大娘连忙说道:「哎呀!真的是失敬了,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紫兰听匡大娘这么一说,摸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怔了很久,又想了很久,

师父在山上也没有告话过江湖中有些什么最接近的人物,这一家人又是由哪里说

起的呢

匡大娘笑道:「罗姑媳觉得有些奇怪吗让我告诉奶吧!我的师父在二十年

前,曾经和神奇侠吕老前辈学过一点武功,可惜吕老前辈不愿收徒,故而未曾结

下帅徒之缘!」

紫兰道:「我自幼小就生长在九凤山,师父一生之中,仅收我一个徒弟,同

时我因年轻,很多事家师并末教导,今日来此打扰,尚希勿怪!」

匡大娘道:「什么话嘛!我们是自已人,罗姑娘到这里多住一些时侯,我还

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和姑娘请教呢!」

紫兰笑道:「只要匡大娘不觉得我太麻烦,我愿意暂时留住数日!」

匡大娘当然很高兴,当晚排了酒席招待紫兰,匡大娘同时叫人收抬了房间,

给紫兰住。紫兰在匡大娘的家中,一住就是三、四天,匡大娘每天和她谈些武林

之中的事物。这位匡大娘也有一身的武功,本来嫁了一个丈夫,住在这个村庄之

中,此村叫做欢乐村,是匡大娘丈夫匡贵的祖产,在这个欢乐村中,匡贵很有一

些名气,他也是有一身功夫的人物。匡贵和匡大娘结婚之后,因匡大娘长得十分

美丽,又很风流,这匡贵就日日和匡大根如胶似漆的守在一块,因为纵欲过度,

不到三年,匡贵得了痨病,数月之后,匡贵就死了!

匡大娘从此之后,就在欢乐村做起主人来了,一个年青而又美丽的女子,过

着守寡的日子,是十分难耐的。

同时匡大娘又有一身的功夫,不到一年,匡大娘在外面遇上了几个武林人物,

私相来往,村子中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在匡大娘的家中,同时还住了三个绝色的美女,一个叫做赵佩心,一个左一

容和蔡柳红,这三个女郎都只有二十来岁,和匡大娘相处得如同姐一般。

罗紫兰来了这里,她和这三位姑娘相处得很融洽,这几个女子成天嘻嘻哈哈

的过日子。

匡大娘每天和罗紫兰练习武功,两人亲密得无话不谈。

一天早晨,紫兰和匡大娘练完了武功,在村子外走着,一面闲谈着,紫兰就

笑着说道:

「大娘!你们这个村子到前面的那条河流,有多少路程」

匡大娘道:「大约有三十多里,那边是一些牧草最多的地方,牧童很多!」

紫兰笑道:「我那天就是由那边到这里的!那些牧童过的日子可真快活呀!」

匡大娘问道:「奶看到那些小鬼们搞些什么」

紫兰道:「说起来也真的好丢人的!」

于是紫兰就红着脸,把那天看到小秃子和一个叫阿桃的女子,在大石块后面,

弄那种事的情形,向匡大娘说了一遍!

匡大娘笑道:「这种事,是我们的一种享受,自从我那个死鬼死了之后,我

就为这事苦恼着!」

紫兰道:「奶现在要是想弄那事,要怎么办」

匡大娘笑道:「这是秘密!不好对奶说出来!」

紫兰笑道:「怕什么嘛!我自从那天看了那事之后,现在好难过呢!」

匡大娘道:「奶还没有玩过那种事,等奶玩过了,就知道其中的奥妙了。」

紫兰道:「家中那三位姑娘,有弄过这种事吗」

匡大娘笑道:「不但弄过,同时还有一套内功呢!」

紫兰道:「等有适当的机会,我也要试试这种滋味!」

匡大娘道:「一个女人,如果没有这这种经验,在世上活着就没有意思了!」

她们两人谈着话,一面向前走着,白天村子中的男人,都到田里去工作去了,

留下的都是一些女人和小孩。当她们两人正走在途中,就看到蔡柳红笑嘻嘻的跑

了过来,她看见了匡大娘,就连忙笑道:「大姐!死老孙刚才来了,说了一句话,

又忙着跑走了!」

匡大娘道:「为什么不留住他」

柳红道:「有呀!我和佩心、一容留了他很久,他说有要紧的事,要等晚上

才来,我们把他抓着,死老孙跳到房子上跑了!」

匡大娘道:「大概是奶们又缠着他,想好事情吧!」

柳红脸一红,把身子往后面一转,低着头道:「才没有呢!他说有要紧的事,

和别人在争执着,先去解决了再来!」

匡大娘暗想,反正今晚他会来的,不管怎么样,他能来总是好事。

紫兰听了,摸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就问道:「这死老孙是干什么的嘛」

柳红听了,只是笑。匡大娘道:「是人嘛!」

紫兰道:「我知道是人呀!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嘛」

匡大娘道:「等他来了,奶就知道了!」

紫兰不好再问下去,心里多少知道了一点,就是这人,一定是男人了!

蔡柳红所说的这个人,叫做孙山龙,外号叫做「铁公鸡」,他是一个三十四、

五岁的男人,有着一身的功力,平常在外面喜欢在女人群中施展他的本领。此人

生来有着奇特的地方,个子不高,长得黑黑的,精力过人,对女人的功夫特别高

明,尤其是下面的那个东西,长得奇特,能大能小、收缩自如,同时可以控制到

恰到好处的时刻!

这「铁公鸡」的外号也是由这根东西而来的,女人们都称他是铁公鸡,他借

着又有武功,往往是在夜间独来独去的。看到有美丽的女子,一到夜里,他就以

轻功偷入闺房,搞那偷香的事情。

铁公鸡和匡大娘已经来住了有一年多了,同时,他们两人都是在夜间偷来偷

去的,欢乐村中,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罗紫兰听到这地方的匡大娘还有这种妙事,她也不想走了,反正自己也没有

一定的地方可去。同时在这里,说不定还能遇到好事呢!

夜里的天空中,既无月色,也无星斗,紫兰和这几位女郎闲聊了一阵之后,

就要回房去了。

她不动声色的,就回到自己的房中,也没有点灯,坐在窗前,向院中看着。

不一时,就看到一条黑影,由花丛中跳了出来,对着紫兰的房中,轻声地走

了过来。

紫兰暗暗的在发笑,暗想这一定是一个贼了,真是妙极了,笨贼自己送上门

来了。她不动声色的,看着来人要做些什么。

这人就是铁公鸡,他经常的到匡大娘这里来,那间房子里住的什么人,他都

很清楚,他知道紫兰住的这间房子,是一间空房,现在看到了一位女郎,但不是

匡大娘的那三位女郎。

铁公鸡就想先偷偷的看个明白,如若是一个美女,先弄她一次,然后再去找

匡大娘快活也不迟!

孙山龙来到紫兰的房门口,用手一推房门,门就开了,孙山龙觉得这村中,

除了匡大娘有功力之外,都是一些弱女子。

他把门一推开,就走了进来,想不到一股劲风,对着铁公鸡的腿上,就扫了

过来,铁公鸡感到这一股劲风力量不小,想要跳出门外,这股劲风正好打在锁公

鸡的腿上。

锁公鸡站不稳身子,往后一倒,摔在地上,跟着就感到前胸被那女子的脚踩

住了,同时力气很大。

铁公鸡也伸手想要打过去,这时就感到那女子把他的手也抓住了!

铁公鸡叫道:「是我呀!不要打了,奶是谁嘛」紫兰道:「管你是什么人

姑娘要把你的手打断一只才放手!「

匡大娘听到叫声,又听到紫兰的骂声,连忙的跑了过来,一看是铁公鸡,她

就笑道:「紫兰!快放手!这人就是铁公鸡呀!」

第二章匡大娘勐斗铁公鸡

罗紫兰听匡大娘说,此人就是铁公鸡孙山龙,把手一松脚一抬,铁公鸡就由

地上跳了起来。

匡大娘问道:「死老孙呀!你怎么会和罗姑娘打起来了」

铁公鸡还没有说话,紫兰就笑道:「他偷偷摸摸地走进我的房里来了,我以

为是坏人,想把他杀了呢!」

匡大娘道:「好呀!老孙你一定是想罗姑娘的好事,所以偷偷摸摸的进到她

房里来了!」

铁公鸡忙辩道:「哎呀!不是这回事嘛!我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想去看

看嘛!」

赵佩心和左一容、蔡柳红都出来了,站在一边听铁公鸡这样一说,大家都笑

了起来!

佩心笑道:「这是活该!常常会偷偷摸摸的搞名堂,想不到碰到了一个扎手

货了吧!」

铁公鸡道:「还说呢!差点被她踢断了腿。匡大娘,这是谁呀这么凶,一

个姑娘家本领这样的利害,将来谁敢要嘛」

紫兰听了,就说道:「去你的!我的事要你管你这两下只能干偷鸡摸狗的

事情,还想在我面前摆威风,谈也不用谈!」

匡大娘道:「好了!别说这些了!站在这里干什么到房里来嘛!」

紫兰听了,就回身要回到自己房中,匡大娘一把拉住她道:「奶要去哪里」

紫兰道:「回我的房里去睡觉了。」

匡大娘道:「到我房里去嘛!老孙刚来,我们一块谈谈不好吗」

紫兰道:「我去方便吗」

左一容笑道:「有什么不方便我们经常都是四、五个人在一块呢!」

匡大娘拉着紫兰一块来到房中,铁公鸡跟在后面,对罗紫兰仔细的看了又看,

觉得这位姑娘十分的美丽!

紫兰也对着铁公鸡看了一看,觉得这人的身体长得很健壮,可惜的是相貌长

得不够英俊!

一到了匡大娘的房中,这几个女郎,就随便的坐了下来。

匡大娘道:「老孙!早晨来了一次,为什么又跑了」

铁公鸡道:「昨天碰到了铁扫把吴有用,他跟我扫了半天,结果他打不过我,

就用死缠活缠的,老是跟着我,今早我到这里和蔡姑娘说了一句话,马上就走了,

铁扫把在村外找我很久,我在前面那条大路上把他引到镇上,用酒把他灌醉了,

他睡得很熟,我才脱身到这里!」

匡大娘笑道:「你们两人一见面就扫,又没有仇恨,何必老是打闹呢!」

铁公鸡道:「反正奶清楚,我也要说说了,只要他在的地方,我都不喜欢和

他在一块!」

匡大娘在房中点着了灯,同时赵佩心和左一容又端上来了一些酒,大家坐在

桌边,吃喝起来了。

铁公鸡和匡大娘坐在一块,匡大娘的眼中流露着动人的神态,也没说话,对

着铁公鸡只是看!铁公鸡当着紫兰的面,就伸手在匡大娘的奶子上,摸起来了!

紫兰一看,匡大娘笑咪咪的,一动也没动,让铁公鸡在摸奶子,她马上就脸

红了,把头低了下来,可是她还是偷眼的在看着。

铁公鸡摸了一会匡大娘的奶子之后,就对左一容笑道:「小容!好几天都没

和奶亲热了,快过来,帮我倒杯酒!」

左一容连忙走过去,拿起酒壶就要倒酒,铁公鸡一把就抓着她,把她放在大

腿上,同时用手在一容的屁股上摸起来。

一容道:「死老孙!就是喜欢摸人家屁股!」

匡大娘笑道:「因为奶的屁股细嫩,死老孙特别的爱摸!」

铁公鸡道:「奶的也很好,可以前后插花,好动人的!」

匡大娘笑道:「你要死了呀怎么把弄那事的事情,也说出来嘛!」

佩心笑道:「大姐的屁跟,老孙最喜欢了!」

柳红道:「奶不要说大姐了,奶的被老孙搞了一下,也没弄进去,还被老孙

弄肿了呢!」

一容笑道:「就是嘛!我帮她擦过两次药,现在已经好了!」

佩心道:「奶们两个怎么说我丢人的事嘛小心我会整奶们的!」

紫兰在一边,听得脸红心跳的,暗想这几个女人还真会玩,听她们说的,好

像还插屁眼似的!

紫兰就问道:「奶们说了些什么怎么我一点都听不懂!」

匡大娘笑道:「要懂很容易嘛!跟老孙去睡一会儿,就什么都懂了!」

紫兰道:「我才不要呢!听起来叫做铁公鸡,动起手来就是败公鸡了!」

这时佩心就走到铁公鸡的面前,把铁公鸡的裤子一拉就拉了下来,用手把铁

公鸡的鸡巴拉了起来。

佩心就笑道:「罗姑娘,奶看看老孙的这东西,好叫败公鸡吗」

紫兰对着铁公鸡的鸡巴上一看,见那东西被佩心一摸,就硬了起来,同时一

容也过去用手在铁公鸡的卵儿上,揉了起来。

匡大娘一看,笑得合不拢嘴了,就说道:「奶们两个把他的东西摸硬了,要

怎么了」

佩心道:「摸硬了,大姐可以享受一下!」

匡大姐笑道:「老孙,等会玩玩佩心的屁眼,让她舒服一次!」

铁公鸡笑道:「上次说了半天她才愿意,一弄就鬼叫,也没有弄进去,还是

奶的够劲。」

匡大娘笑骂道:「死老孙!休再胡说,我可要整你了!」

铁公鸡笑道:「好心肝!奶来整好了!」

匡大娘走过去,就伸手握住了铁公鸡的大鸡巴,用手套动起来了,这一套动,

铁公鸡就忍不住似的,把鸡巴硬得又粗又长的,向上高举着。

紫兰一看铁公鸡的鸡巴,硬得好大,比那天看到小秃子的要大了两倍,也长

了好多!

紫兰对匡大娘笑问道:「大姐!奶怎么这么会套套得真快变成铁公鸡了!」

匡大娘道:「他本来就是铁公鸡嘛!不信的话,奶也来摸摸看,真的跟铁棒

一样!」

紫兰也没有搞过这种事情,同时一股好奇的心理,马上就也伸手对着铁公鸡

的大鸡巴上一摸,又粗又硬的,真的跟铁棒一样!她也学匡大娘,对着大鸡巴上,

套了几下。

铁公鸡抓着紫兰的手道:「罗姑娘,奶这样一套,会套得我流出来了!」

紫兰把铁公鸡的鸡巴放开了,就问匡大娘道:「大姐!这要是跟他弄一下,

会痛死人的!」

一容插嘴道:「才不会呢!弄上了,又舒服又过瘾!」

佩心道:「就是因为这东西硬得很,弄到穴里,要多美就有多美,所以大姐

的前后肉洞都喜欢这东西插进去!」

匡大娘道:「好了呀!罗姑娘还是一个处子,没有尝过这味道,奶说那么多,

她也不知道好的滋味!」

铁公鸡连忙对紫兰道:「罗姑娘!要不要品尝人生最美的滋味」

紫兰就狠狠的说道:「去你的!姑娘就是想要,也不会要你这种的,你别作

梦了!」

匡大娘笑道:「铁公鸡想挨骂,也很会找,找上了罗姑娘,不是自找骂吗!」

铁公鸡这时当着这几个女郎,就把裤子脱下来了,那根粗大的鸡巴,对着匡

大娘一翘一翘的。

佩心就笑着对匡大娘说道:「大姐,奶看看,老孙的那东西对着奶只是叩头,

想找奶了!」

铁公鸡也不说话,一把抓住了匡大娘,用手一按,就把匡大娘按倒在椅子上

趴着,伸手一拉,就把匡大娘的裤子拉了下来。

左一容叫道:「哎呀!真的要弄那事了,奶快看嘛!」

屋里的几个女郎和紫兰,对着匡大娘一看,她的裤子真的被拉下来了!

匡大娘背朝上的翘着大屁股,趴在椅子上,口中叫道:「死老孙!你要干什

么嘛」

铁公鸡就用手在她屁股上,摸了起来。

这几个女郎一看,匡大娘的屁股,雪白雪白的,好像嫩豆腐一样!

紫兰一看铁公鸡挺着那根大鸡巴,对着匡大娘的屁股上,揉了起来。

这时的蔡柳红走到铁公鸡面前,用手在铁公鸡的大鸡巴上擦了一些口水,又

对匡大娘说道:「大姐!我给他的肉棒上擦了口水了!」

匡大娘道:「好呀!老孙,怎么还不动嘛」

铁公鸡听了,用双手把匡大娘一搂,粗大的鸡巴,对着她的浪穴眼中用力的

一谢谢,就听到「滋」的一声,整根的鸡巴,都谢谢到穴中去了!

匡大娘立刻叫道:「哎唷!死老孙,给我弄进来了!」

紫兰这时特别的注意着匡大娘的下面,她不如道铁公鸡到底是在插穴,还是

在插屁眼,所以仔细的在看。

佩心笑道:「大姐在舒服了!奶们都看嘛!大姐的嘴张得好大呐!」

匡大娘道:「胀得要命嘛!嘴不张开,人就受不了嘛!」

紫兰走到匡大娘的面前问道:「大姐!铁公鸡是在插穴,还是插屁眼」

匡大娘道:「是玩穴呀,好胀啊!」

佩心对铁公鸡道:「老孙,你怎么不谢谢嘛!大姐这几天好想弄这事的,谢

谢得好一点嘛!」

铁公鸡的大鸡巴插在匡大娘的穴中泡了一会儿,听到佩心叫他谢谢,他就挺

起肚子,双手搂着匡大娘的腰,屁股就闪晃了起来。

匡大娘感到一抽谢谢,穴里马上就舒服起来,她连连的吞了几口口水,屁股

也往后面迎送着,同时匡大娘气喘喘的,只是「啊!啊!」的轻叫着。

紫兰一看,佩心、一容、柳红三个女郎,也都把衣服脱得光光的,站在铁公

鸡的面前,铁公鸡一面插穴,一面又伸出了双手,对着她扪三个女郎的奶子上,

又揉又摸的。

紫兰看到她们三个把奶子送给铁公鸡摸,又看到她们自己用手在下面摸自已

的穴,这三个小穴,穴毛都是黑黑的,她们自己就用手指扣起穴来了!

紫兰看得心里痒痒的,也伸手在自己的下面扣起来了。

匡大娘趴在椅子上看得很清楚,她专门在看紫兰,一看她没有脱裤子,自已

就扣起穴来了!

但是这时侯正是铁公鸡正谢谢得最舒服的时侯,匡大娘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了,只是气喘唿唿的。

三个女郎听到匡大娘喘起来了,她们三人马上就用手在铁公鸡的屁股上,一

掌一掌的,在打铁公鸡的屁股。

铁公鸡被三个女郎一打,就向前勐谢谢,连连打着,谢谢得很重、也很深!

匡大娘就叫道:「哎唷……哎唷……我的穴心子玩出来了呀!」

紫兰连忙问道:「大姐,穴心子玩出来在哪里呀」

铁公鸡道:「还是在穴里,罗姑娘,我跟你玩一下,奶就知道是不是会玩出

来了!」

紫兰现在看到他两人入穴,又看到匡大娘舒服得浪叫,真想试上一试,她也

伸手对着铁公鸡的屁股上,打了起来!

铁公鸡一感到紫兰打得好痛,就叫道:「罗姑娘,不要用这么大的气力打嘛!

轻一点!跟她扪三个打的那样才好!「

匡大娘也叫道:「哎唷……好扎穴心子啊……罗姑娘…………奶打他太重了,

我就要命了!」

紫兰一看也笑起来了,原来这样打得重了,铁公鸡就谢谢得很重,这股力气

都弄到匡大娘穴里去了!

紫兰笑道:「原来这样一打,还有连带的关系,对不起大姐,我不知道,以

为打铁公鸡可以出出气的,那知道这一打,弄到奶了!」

铁公鸡笑道:「奶以为我怕打呀那就想错了!」

紫兰道:「现在不打了,你好好的玩吧!」

匡大娘道:「罗姑娘,奶把衣服脱了嘛!这样穿着衣服,等会奶的裤子都会

湿了!」

紫兰道:「奶还说呢!早就湿了!」

佩心笑道:「早就该脱下来,还怕什么嘛奶看,我们都脱光了!」

紫兰也被逗得意乱情迷的,也不再说什么了,自己也把衣服都脱了下来!

柳红一看,紫兰的全身也是雪白的,小穴上面长了一些短短的穴毛,穴口上

红红嫩嫩!

柳红道:「罗姑娘的穴还很小呢!上面的毛,还没有我们的长!」

一容道:「人家还没开过苞,是处女嘛!当然毛不长呀!」

佩心笑道:「我开苞时,穴上还没有毛呢!」

铁公鸡道:「毛短的穴,女人都厉害!」

紫兰道:「放屁!你又没有跟我弄过,怎么知道我厉害了」

柳红笑道:「你们两人老是斗嘴,等会老孙弄过了大姐,就和罗姑娘弄一下

试试就知道了,何必斗嘴呢!」

匡大娘这时大叫道:「死老孙呀!快呀!快点用力谢谢嘛!我要来了,穴心

上好酥麻的。」

铁公鸡又是一阵狂谢谢,谢谢得匡大娘的穴只是「卜滋!卜滋!」的在响。

紫兰听见穴响的声音就笑了起来,连忙跑到铁公鸡的面前,对着他们两人插

穴的地方一看!

她看到铁公鸡的鸡巴现在变得好大,比刚插进去时要粗了好多,又看到他把

大鸡巴向外一拉,抽出来了好长,可是还没有看到那个大鸡巴头!

一阵卖力的勐插,匡大娘又喘又叫的!

突然间,匡大娘的身子连连的发抖了!

紫兰一看,伸手就去扶着匡大娘的腰,她的手刚一摸到匡大娘的腰上,匡大

娘就连摇了两下,穴里就向外只是冒白浆。

匡大娘叫道:「啊……我爽快死了……丢出来了……!」

另外的三个女郎一听到说丢出来了,就连忙跑过去,将铁公鸡缠着。

佩心道:「好人!跟我弄嘛!我都快痒死了!」

柳红道:「跟我弄嘛!我都痒坏了!水也流了好多好多!不弄一下,我就会

死呀!」

一容道:「我想得最狠了,大鸡巴哥哥!你入我的穴好了,小穴里都痒得快

酥了!」

匡大娘看着这三个浪货在争着要入穴,她就坐在椅子上对着紫兰笑了一笑。

紫兰道:「大姐!你玩了这一次,感觉好不好」

匡大娘道:「当然好嘛!好舒服的!」

紫兰道:「我看得又想又怕的!」

匡大娘道:「怕什么嘛你是不是想弄弄看」

紫兰道:「想是很想,可是铁公鸡的鸡巴好大,我怕装不进去。」

匡大娘道:「可以呀!我们的穴可大可小,是会松紧的嘛!」

紫兰道:「如果铁公鸡的鸡巴能小一点、细一点,我就和他试一试!」

这时的铁公鸡正搂着柳红,在椅子上把柳红的大腿也抽开了,大鸡巴正准备

向她的小穴里插进去。

他一听到紫兰说,能小一点就试试,连忙把柳红的腿放了下来,就对柳红笑

了笑!

铁公鸡道:「小红呀!我们等一会再弄好了!」

铁公鸡根本没有射精,虽然把匡大娘入得丢出来,他还是硬挺着大鸡巴,想

和紫兰玩一次,但又怕她骂人。现在一听到紫兰想试一下,就放下柳红笑道:

「罗姑娘!我这根鸡巴可大可小,如果奶喜欢小一点,我可以弄得小一点,我和

奶试试好吗」

匡大娘道:「罗姑娘!他说的是真的,不信叫他捏小点给奶看看!」

紫兰对着铁公鸡的鸡巴上一看,上面还有很多白浆,她捂着嘴道:「他的鸡

巴上面有好多的水,我怕弄到我的里面去了!」

铁公鸡道:「这很简单嘛!擦一下就好了!」

铁公鸡拉过一条裤子,就对鸡巴上擦了一擦,然后他自己再用手在鸡巴头上

一捏,又把阴茎用手一揉!

说也奇怪,铁公鸡的大东西马上就变得小了好多,也短了一些!

紫兰一看,也忍不住的笑了,就说道:「这真是一根怪鸡巴!现在变得只有

三四寸长了,不知道还硬不硬」

「奶摸摸,硬得很呢!」铁公鸡道。

匡大娘笑道:「是硬的呀!老孙的这根东西把我们这几个姑娘都迷倒了!就

是有那么妙,能大能小,随心所欲的,所以大家才喜欢他!」

紫兰一伸手,就把铁公鸡的鸡巴握在手中,捏了一捏,奇硬无比,虽然很硬,

但是鸡巴小了很多,正合紫兰的心意。

紫兰道:「铁公鸡像这么的大小,我可以给你试一下,但是不准你胡来!」

铁公鸡很想玩这个处女,开一个苞,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所以现在紫兰怎

么说,铁公鸡都答应着。

佩心笑道:「没良心的死老孙,想给人家开苞,就做得那么没志气!」

柳红道:「我最倒霉了!刚刚要弄进来,一下子又不玩了,好可恨的!」

一容笑道:「等会嘛!反正老孙每次都是要都弄过才行!同时大姐的屁眼还

没玩呢!」

匡大娘笑道:「小鬼!奶们不要胡说了!今天不玩屁眼了,我们都到房中去

好了!这里又没有床,罗姑娘又是第一次弄这事,到床上去比较方便。」

紫兰道:「我正有这个意思,想不到你们在椅子上就插起来了!」

铁公鸡笑道:「都急了嘛!她们几个站着、坐着、睡着,都能弄得进去!」

紫兰道:「我可不能跟她们比!」

匡大娘道:「我们几个都是过来人嘛!随便在哪里,一急了,就能弄上。」

紫兰笑道:「说得不好听一点,就跟狗插穴一样!」

佩心道:「不管是人是狗,能过瘾就行了!」

这几个女人带着铁公鸡,一同进了匡大娘的卧房之中,铁公鸡是把紫兰抱着

进来的!

铁公鸡对紫兰特别的拿出了看家的本领,他进了房中,就把紫兰放在床上。

紫兰这时,巳经迷迷煳煳的,下面只是冒水。铁公鸡把紫兰放在床上,就伸手在

她的奶子上轻揉起来了。

紫兰感到一阵酥麻的滋味涌上心头,就平平的躺在床上,让他去摸奶子。

铁公鸡摸弄了一会奶子,就趴在她的胸前,伸出舌尖,对着紫兰的奶头上,

轻轻舐起来了!

紫兰感到一阵热热又软软的舌尖,舐得使人全身舒畅。

匡大娘躺在紫兰的身边,就问道:「罗姑娘,吃奶头的味道好吗」

紫兰道:「好酥好麻的,全身都在飘飘的!」

铁公鸡放开了紫兰的奶头,说道:「等会我把鸡巴弄进去,比这样吮还要舒

服得多呢!」

紫兰道:「只要你能跟我玩得舒服,以后我就不再骂你了!」

佩心笑道:「老孙这一身骨头,不骂他就发贱!」

铁公鸡暗想,不管奶们这些浪穴在说什么,老子有穴插就好,现在不和奶们

计较,上次没有插进去小佩的屁眼,今天等我插过穴,一定要给这小鬼弄进去,

让她不敢再作怪。

他一边暗想,一边就对着紫兰的肚子上,吸了两下,一点点的往下面又舐、

又吸、又吮的!

紫兰这时,真的舒服得不知是在什么地方了!

铁公鸡真有两套,他吮舐到她的大腿上,双手伸到上面,捏着她的两个奶头,

轻轻的在捏弄着!

紫兰的奶子,是一个少女的奶子,又是头一次给男人这样轻捏抚摸着,感到

有无比的舒畅,她就忍不住了!

紫兰眯着眼晴说道:「啊!好美……弄穴嘛!穴里好痒……里面好痒嘛!」

本来铁公鸡想要再往下舐,想把这个小穴舐得发狂之后,再玩她,可是紫兰

在这个时侯,就巳经忍不住了!

铁公鸡就把紫兰放得平平的,大腿一跨,就骑在紫兰的肚子上。

紫兰对着匡大娘看了一看道:「大姐,这样弄进来,会不会很痛」

匡大娘笑道:「不会太痛的,但多少有一点点,他入的时候奶把牙咬紧,一

口气,就过去了,等到他一抽谢谢,就尝到美味了!」

这时,铁公鸡用手指在紫兰的小穴上面轻轻的抚摸着,摸得紫兰把两腿分得

开开的。铁公鸡对着她的小穴一看,鸡巴插的那个穴眼,小肉洞好小,但是那里

面,只是在冒水。

看清楚了小穴,铁公鸡就往紫兰身上一趴,鸡巴对着穴上谢谢,可是谢谢得

不对地方,鸡巴头谢谢到穴的上面那个尿眼上了!

紫兰就叫道:「哎呀!这地方不行呀!好痛的!」

匡大娘在一边一看,就笑起来了,她对铁公鸡道:「你是一个老资格了,插

得不对眼,也不晓得呀」

铁公鸡道:「拜托奶一下,帮我扶着鸡巴,放在穴眼上嘛!」

紫兰道:「还是大姐最内行了,一看就如道没有弄对眼!」

匡大娘笑道:「我帮你扶一下,你要怎么谢我」

铁公鸡笑道:「我跟罗姑娘弄好了后,就插奶屁眼好了!」

匡大娘道:「说话要算话呀!我这屁眼痒了好久了!」

紫兰笑道:「奶们也真会玩,连屁眼也能玩!」

匡大娘一伸手,就把铁公鸡的东西用两只手指捏着,对准着紫兰的穴口上,

就放在那里。

匡大娘道:「好了!放对了!一谢谢就会进去!」

紫兰感到一个热热的肉棒加在穴口上,就说道:「这下真的放对了,你慢慢

的谢谢一谢谢试试。」

铁公鸡抬起了屁股,往下一压,那根鸡巴,一下就插到小穴里去了!

紫兰感到一阵巨痛,小穴好像撕裂了一样,痛得把牙咬得紧紧的,就大叫道:

「哎唷!我的天啦!这好痛呀!穴里像插炸了一样!」

紫兰一痛,就把穴夹得紧紧的,双手对着铁公鸡勐往上推。铁公鸡被她推得

上身撑了很高,可是肚子以下,反而谢谢得更紧。

匡大娘笑道:「罗姑娘!奶这样,反而谢谢得更深了,奶把手拿开,那东西

不要夹,放松一点,保证奶不会那么痛!」

紫兰骂铁公鸡道:「死铁公鸡,你跟姑娘玩,用这么狠呀」

铁公鸡道:「姑娘!这不是故意的呀!弄第一次总会有点痛的!」

紫兰听了匡大娘说放松一点,她就把手拿开了,穴也不用力夹了,马上就觉

得不太痛了!

匡大娘问道:「现在还会痛吗」

紫兰笑道:「大姐真是老资格了!照着奶教我的方法,我放松了一点,马上

就不太痛了,可是又感到有些胀胀的。」

匡大娘笑道:「等铁公鸡的那东西放在里面泡一会,奶就知道美的味道了!」

柳红道:「哎呀!这看到别人在插穴,我好难过啊!」

一容道:「就是嘛!这样害死人了!我好想弄一下,用手扣的都不过瘾!」

佩心也说道:「我们三、四个人合用一个男人,弄了这个,又那个难过。惹

火了我,明天我到外面去找两三个男人来玩个痛快!」

匡大娘笑道:「奶们这几个小骚货,忍这么一下就忍不住呀!」

柳红道:「大姐!奶怎么也说这风凉话奶是玩过了一下,可以忍,我们好

多天都没弄过,。又看到他们两人在弄,奶想想,这能忍吗」

这时紫兰感到穴里忽然的痒起来了,就说道:「哎呀!我这穴里怎么会这么

痒嘛」铁公鸡笑道:「我抽送几下,就不会痒了!」

紫兰道:「好嘛!你先轻轻的谢谢我几下试试!」

铁公鸡挺起鸡巴,就在穴里抽送起来了。说也奇怪,紫兰被他一谢谢,马上

就感到美味无穷!一阵阵的舒坦,把那种痒味也止住了。

紫兰道:「好舒服……再大力一点嘛!」

铁公鸡听了,就用连发的谢谢送,力气也大了!鸡巴也拉出穴外长了一些!

紫兰这时被插得张牙裂嘴的在喘气,同时又连连的吞口水。

铁公鸡见她已经上路了,抽送的方法也加了许多花样。紧紧的小穴把鸡巴收

得好紧,小嫩穴之中,也被插得骚水直流!紫兰舒服得也摇动着屁股,同时把双

手,搂着铁公鸡的腰。

她被一阵狂抽勐谢谢,就叫道:「哎呀……我会摔倒呀!」

屋中的几个女郎听紫兰说要摔倒了,都笑起来了。

紫兰道:「奶们笑什么嘛」

匡大娘道:「笑奶说奶会摔倒呀!奶睡在床上,怎么会摔倒呢那是奶舒服

得有些迷煳了!」

铁公鸡不停的用鸡巴勐插小嫩穴,插得小穴裂开了好大,穴水像尿一样,往

外直流。

紫兰叫道:「啊……我……怎……怎么这样……唷……唷……穴里有东西掉

出来了。」

「好了!死老孙,你把罗姑娘插得丢出来了!」匡大娘笑道。

佩心、柳红、一容听了,就往紫兰的穴上一看,小穴眼之中,泄出了一大堆

白浆,向着屁股沟里只是流。

柳红道:「怎么只是精水,没有看到落红」

佩心道:「是嘛!她不是处女呀」

匡大娘笑道:「是不是,奶自问老孙好了!」

铁公鸡道:「罗姑娘是处女,可是为什么没有落红呢」

一容笑道:「大概是跟我一样,我头一次也没落红呀!」

这时床上的紫兰已经醒了过来,听到她们七嘴八舌的在说着,她就由床上坐

了起来,拉过床单把穴擦了一擦!

紫兰道:「奶们在说我什么呀」

匡大娘道:「说奶刚被开苞,为什么没有落红的」

紫兰笑道:「红的早就被我用手指揉破了,我常用手指揉到里面,第一次扣

的时侯,流了一点血,我好怕,十多天都不敢再扣!」

一容笑道:「这跟我一样,我也是自己扣破了。」

匡大娘笑道:「我早就知道罗姑娘是个骚货,这下就证实了!」

紫兰道:「哎呀!大姐,不要笑我嘛!」

匡大娘道:「这有什么关系穴也插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吗」

铁公鸡道:「我弄进去,就知道罗姑娘是个处女!」

紫兰道:「你很了不起是吗臭美!」

铁公鸡笑道:「我还没射精呢!好难过的!」

匡大娘笑道:「你也有难过呀」

铁公鸡道:「什么话没射出来,当然难过嘛!」

佩心道:「来嘛!跟我弄,让你射出来好了!」

铁公鸡笑道:「小心肝!我正要找奶呢!」

说着就把佩心一把抓了过来,往床上一按,就叫她趴了下去。

佩心一看情形,知道铁公鸡要入屁眼,连忙就往地上一蹲,由铁公鸡的身下

钻了出来,跑到一边,站在那里把身体抱得紧紧的。

佩心骂道:「死老孙,你死好了,一开始就想插人家屁眼,不要脸!上次被

你谢谢了一下,都谢谢破了,痛了两三天也不能大便,现在还想弄,真的快死好

了!」

紫兰笑道:「赵姑娘,怎么那么怕插屁眼嘛」

佩心道:「奶不知道,他胡插,好怕人的!」

匡大娘笑道:「佩心不敢弄,一容和柳红有兴趣吗」

她们两人同时说道:「玩屁眼我们不要,还是大姐玩好了!」

紫兰笑道:「铁公鸡真是一个怪人,插了两个穴,还要玩屁眼,大姐,奶就

跟他弄一次,也让我见识一下。」

匡太娘道:「奶们都不敢要,那我只好再玩一次了!」

铁公鸡笑道:「我们两人真是铜瓢对上了铁刷子,谁他不怕谁!」

铁公鸡走到匡大娘的跟前,就把她往床上拉,匡大娘往床上一躺,铁公鸡就

往她身上一骑,把匡大娘的双腿架得高高的。

匡大娘拿着铁公鸡的大鸡巴,就用手吐了些口水在手掌上,对着铁公鸡的鸡

巴上,擦了很多的口水!

铁公鸡笑道:「我这根鸡巴每次插屁眼,都擦满了口水!」

匡大娘笑道:「屁眼里又没有水流出来,不擦些口水,会火辣辣的痛呀!」

铁公鸡挺起了大鸡巴,就要往匡大娘的屁眼里插进去,他嘴里还说道:「你

这个浪屁眼,也只有我这根大鸡巴能使你快乐!」

「你少臭美!老娘的屁眼给你插,是看你可怜,你以为老娘少不了你呀少

做梦!老娘出去转一趟,后面最少也要跟上二、三十个男人!」

铁公鸡道:「我知道呀!算我说错了。好吧!我们快来嘛!我的好夫人!」

一句夫人说出口,大家都笑了起来,紫兰也搞不清楚她们笑什么也跟着一块莫

名其妙的笑着。

第三章紫兰女力擒铁扫把

铁公鸡在欢乐村中,正在插匡大娘的屁眼,屋中的女郎们都怕铁公鸡玩屁眼,

一听到要插屁眼,大家都老实了,也不争着要弄了。

紫兰听他们说弄屁眼会很痛,心中就奇怪,为什么匡大娘不伯呢又听到铁

公鸡叫匡大娘做夫人,更加煳涂了!

紫兰就问佩心道:「这铁公鸡怎么叫大姐做夫人呀」

佩心笑道:「这是人家称大姐叫做「双尾夫人',所以才这么叫。」

紫兰道:「怎么叫做双尾夫人呢」

柳红笑道:「连这一点也不懂呀双尾并不是大姐长了尾巴,是说大姐前后

的肉洞都能弄,所以称为双尾夫人。」

匡大娘道:「小红!奶再胡说,等会我就要整奶了!」

柳红道:「好嘛!不说了,是罗姑娘爱问嘛,我不告诉她,就问个没完呀!」

紫兰笑道:「这个名字一解释,还真有些意思呢!」

************

正在这时,就听到屋谢谢上有人哈哈的大笑道:「铁公鸡,你好坏呀!把老

子骗到一边,你在这里插屁股呢!」

屋里的人,都吓得不会动了!铁公鸡也不插屁眼了,连忙由床上跳了下来,

忙着穿衣服!

匡大娘也急忙起来,穿上了衣服,另外的三个女郎,吓得抱在一起,衣服也

不知道穿了。

紫兰的身手很快,一口气把灯吹熄了,套上了衣服,把窗户一推,人就由窗

户中,飞身出来了!

她向着屋谢谢上一看,见一条人影跳到屋谢谢的后面,紫兰身轻如燕,一个

轻纵,也就跳上了屋谢谢!

那人在房上一看,一个女郎飞身上了屋谢谢,他就连跳了两步,再由屋谢谢

上又跳到地上。

铁公鸡和匡大娘这时也已来了,一看紫兰正和来人要出手了!

那人对紫兰说道:「姑娘!奶不是我的对手,去叫铁公鸡出来好了!」

紫兰道:「你放屁!大胆的强盗,你今天遇到本姑娘,也是你的运气来了!」

那人笑道:「奶这个小妞儿叫做什么名字呀说话的口气好大呢!」

紫兰道:「先说出你的名字来,姑娘再教训你!」

那人笑道:「奶这个小浪货!口气越来越大了,奶是不是插穴给插得迷煳了

老子叫做铁扫把吴有用的便是!「

紫兰听了就笑了起来。

铁扫把问道:「小浪穴,奶笑什么嘛」

紫兰道:「笑你这个无有用的人,还敢在姑娘面前乱吹,既然无有用,你半

夜三更来此干什么呀」

铁扫把大声的说道:「老子姓吴,名字叫有用。」

紫兰笑道:「念到一块,不就是无有用嘛!」

铁扫把听了,火更大了,就骂道:「小浪穴,我又没惹奶,奶给铁公鸡出什

么头!奶叫什么名字」

紫兰道:「本姑娘姓罗,叫做紫兰,风流剑就是我!」

铁扫把笑道:「说了一大遍,也是一个风流货!」

铁扫把刚一说完,紫兰就一掌打了过去,铁扫把心想,一个年青的女子,能

有多大的本领,他就一扬手想去接她的这一掌。

铁扫把的手刚一扬了上来,就感到一股掌风,十分的沉重,还没碰上,手臂

就震得发麻,他一看,这姑娘十分的厉害,急忙把脚尖向地上一点,身子跟着就

向上飞了起来,上了屋谢谢,向着村外飞奔而去。

紫兰不会放过铁扫把的,她一见铁扫把往庄外而逃,知道他要逃走,她也飞

身跟了上去。

两人如同风车儿一般,一前一后的,直飞出了村外。

铁公鸡拿了一把单刀,匡大娘手执一把长剑,也跟着他们往村外而来。

铁扫把一到了村外就把双刀抽了出来,站好了地势,就笑道:「来吧!在这

里老子就不会让奶了!」

紫兰由屋中出来,也没有拿兵器,空着双手,铁扫把见她没有兵器,抽出了

双刀就不害怕了!

紫兰一看,铁扫把手中拿着双刀,马上就笑起来了。

铁扫把道:「小浪货!奶笑什么」

紫兰道:「我笑你无有用!拿出了双刀,以为姑娘就怕你呀」

铁扫把道:「不怕就出招嘛!」

紫兰听了,左脚一起,对着铁扫把的右手上,一脚踢了过去,脚到刀飞,铁

扫把右手的钢刀,被紫兰一脚踢出了好远!

铁扫把一看这女子武功十分的高强,不出手伤她就会吃亏,他用单刀,对着

紫兰的头上,就砍了过来!

紫兰不慌不忙的,把头一偏,身子向着铁扫把的胸前冲了过来,一伸手,就

把铁扫把拿刀的手,一把抓住了,向后面一拉,又用力的在他的手腕上一捏。

铁扫把痛得怪叫了一声,钢刀落地,人也往前向下倒了下来。

紫兰的身手,快得如同闪电,一脚又把落地的钢刀踢了很远,又一脚,踏在

铁扫把的背上。

铁扫把叫道:「哎呀!轻一点,姑娘!这样会出人命的!」

紫兰笑道:「无有用的东西!姑娘又不是跟你闹着玩的呀」

铁公鸡和匡大娘这时也走了近来,一看铁扫把被打倒了,紫兰一只脚踏在他

身上,铁扫把就动也不能动了。

铁公鸡笑道:「老吴!叫你别老跟着我,你不听,这下可栽了吧」

铁扫把道:「老孙!快帮帮忙嘛!这姑娘太厉害了,要不把我放开,马上就

会闹出人命来了!」

匡大娘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铁扫把!你怎么趴在地上不起来呀」

铁扫把道:「哎!匡大娘!不要说风凉话了!奶要是有本领,躺下来试试这

一脚,这味道可真够受的!」

铁公鸡道:「罗姑娘是有个性的人,你得罪了她,我还真没有办法帮你去求

情呢!」

铁扫把道:「你和匡大娘两个人帮我说说看嘛!」

紫兰道:「谁说也不行!我放你起来是可以,但是你要和我再比试几招!」

铁扫把道:「姑娘!我这两下子跟奶怎么比嘛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紫兰道:「你不是会拿出兵器来吗」

铁扫把道:「算了吧!姑娘,我这两套怎么能斗得过奶,我是拿出来壮壮胆

子的!」

匡大娘听了就笑了起来,铁公鸡也趁着这时就对紫兰说道:「罗姑娘!放了

他算了,就是把他整死了,也跟我有麻烦!」

匡大娘道:「老孙说得对,罗姑娘!放他起来,我叫他给奶陪罪好了!」

紫兰道:「看在你们两人的份上,我放他起来好了!」

紫兰把脚一移开,铁扫把正要爬起来,紫兰又对着铁扫把的屁服上踢了一脚,

铁扫把像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

匡大娘道:「这是怎么了不是把你放开了,你叫个什么劲呀」

铁扫把爬了半天,站了起来,用手在屁股上只是揉着。

铁扫把道:「不是我爱叫,是姑娘又踢了我一脚,所以才叫嘛!」

铁公鸡笑道:「看你这副缺德劲!踢一下有什么要紧,跟杀猪一样的鬼叫!」

紫兰问匡大娘道:「大姐,奶和老孙都认识这个人呀」

铁公鸡道:「认识!是我的一个朋友,我到这个村子来,叫他不要来,他偏

要跟着,想不到他会半夜里跑来了!」

匡大娘对铁公鸡说道:「跟你一样,是来想好事情的!」

铁扫把连忙说道:「对!还是匡大娘最了解我了!」

匡大娘笑道:「我才不了解你呢!为什么半夜三更的,爬到屋谢谢上,显显

本领呀」

铁扫把道:「大门都锁上了,我不由屋上过去,要由哪里走嘛偏偏又碰到

这位罗姑娘,本领又那么厉害,我是想把孙山龙叫出来的,谁知道弄了个丢人嘛!」

紫兰道:「大姐!我们就站在这里呀」

匡大娘道:「回去吧!老吴也和老孙一块到村子中来吧!」

四个人前前后后的回到村子里,屋里的三个姑娘这时虽然穿上了衣服,但是

还是吓得只是发抖。

她们一看到匡大娘和罗姑娘回来了,忙着向前去迎着他们。

柳红道:「大姐,强盗抓住了没有嘛」

匡大娘笑道:「在后面,等会就进来了!」

说着铁公鸡领着铁扫把,一同走了进来。

柳红又问铁公鸡道:「抓到的强盗呢」

铁公鸡一指铁扫把,就笑道:「就是这一个呀!」

柳红道:「好呀!原来是铁扫把,你好讨厌,把我们都吓死了!」

佩心也说道:「这一次铁扫把来,怎么这么老实了」

一容笑道:「大概是挨揍了!所以老实起来了!」

铁扫把道:「好了!姑娘们!别再问了,问这么多干什么嘛」

佩心道:「为什么不能问你每次到这里来,吃了酒就胡闹,闹得我们好讨

厌哟!」

铁公鸡对紫兰道:「罗姑娘,就是因为他好吃酒,见就醉,一醉就会胡闹,

所以我不带他来就是这个原因。」

紫兰对一容道:「左姑娘,奶去拿酒来,我敬老吴几杯。」

铁扫把连忙说道:「罗姑娘!奶饶了我吧!从现在起,我戒酒!」

一容一听,就明白其中的奥妙了,连忙说道:「这里今天正好送来了几桶酒,

我闻到好香的,不吃可惜!」

铁扫把道:「奶喜欢吃,奶就自己去吃吧!反正我戒了!」

柳红道:「我明白了,一定是罗姑娘把这个好汉整惨了!」

铁扫把道:「知道了就不要说了,说出来怪难听的!」

匡大娘也凑趣的取笑道:「老吴!你的屁股上还痛吗」

佩心道:「要是痛,拿些酒来在上面揉一揉就好了。」

铁扫把道:「好呀!你帮我揉好了!」

匡大娘笑道:「吴有用真是算得上是个好酒贪色的酒色人物了!」

铁公鸡道:「本来他和赵姑娘就有一手嘛!」

佩心听了,就说道:「老孙真浑蛋!就是真的有一手,你也不要当着这么多

人面前说出来呀!」

紫兰也凑趣的笑道:「那真的很抱歉,这无有用也不先告诉我,害我整了他

一顿。赵姑娘!会不会心痛呀」

佩心很大方的笑道:「奶整他,我也没看见,要是看见了,当然会心痛嘛!」

柳红笑道:「老吴也真缺德,罗姑娘可能是为大姐出一口气!」

匡大娘笑道:「奶这个丫头,怎么乱说,替我出什么气嘛」

柳红道:「大姐刚才不是跟老孙正在玩屁股吗还没弄进去,老吴就来捣蛋,

把人都吓死了也没搞成,当然会气呀!」

说得屋里的人都笑起来了。

铁扫把也笑道:「真的对不起,匡大娘,要是老孙不行了,我来帮忙好了!」

铁公鸡道:「你滚到一边去好了,这是我跟匡大娘的私人事情,你怎么能帮

忙嘛!」

匡大娘道:「你们两个都是死厚脸皮,我高兴找谁就找谁,死老孙不要把我

当成了你的,老娘是兴趣来了,找你们解解闷的!」

紫兰在灯光下,对着铁扫把仔细的看了一看,原来铁扫把的样子,长得比铁

公鸡要好看一点,个子也高一些,脸也长得很白净。

如果他们两人站在一块,铁扫把的面貌比较吸引女人,而铁公鸡显得粗俗了

很多!

刚才打斗的时侯,是在黑暗之中,没有能看清楚,现在看得清楚了,觉得铁

扫把被自己整得也够苦的了。

紫兰就笑道:「老吴!你挨了那一脚,想怕不轻吧」

铁扫把道:「算了!轻不轻奶心里明白,这时又问干什么嘛」

佩心道:「大概是踢得不过瘾,还想再加上一脚!」

铁扫把道:「赵姑娘!奶怎么这样讲,我老吴对奶不错嘛!有两次你要玩上

面我都让你玩了!处处都依着奶,想不到奶们女人的心是那么样狠,我跟奶又没

有仇嘛!」

佩心道:「去你的!你快死了呀怎么把床上的事也拿到这里来说嘛!」

匡大娘笑道:「好了!你们两个人都回到房中去,让佩心帮你揉屁股好了!」

佩心笑道:「奶们听听!大姐在赶我们呢!大概是想和老孙玩屁眼了!」

匡大娘道:「死丫头,小心我把奶的嘴撕破!」

紫兰见这个屋中两男五女,就是要搞名堂,也搞不出什么屁样来,刚才巳经

和铁公鸡玩了一次,又和铁扫把斗了很久,真有点累了,想坐也坐不住了。

紫兰就说道:「大姐,奶们在这里玩好了。我真的好累,想睡了!」

匡大娘一看,紫兰的两只眼睛红红的!就笑道:「奶去睡吧!累了好久了,

又和老吴斗了半天,我们也该睡了!」

紫兰起来就回到自己住的屋中,倒在床上,就睡了!

铁扫把见紫兰走了,精神就来了,就问匡大娘道:「大娘!奶在什么地方找

了这位姑娘武功实在高明呢!」

匡大娘道:「她是九凤山红云寺智深老和尚的门徒,智深老和尚就是以前武

林之中的神奇剑吕智深前辈!」

铁扫把把舌头一伸,道:「难怪呢我说一个女子!哪会有这么高的功力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匡大娘道:「她是目前江湖中称做风流剑的罗紫兰,你那两下子够看吗」

铁扫把笑道:「不够看!我和老孙再加上奶,三个人也不够看的!」

佩心道:「所以你就挨了人家一脚是吗」

铁扫把听了,就把裤子一拉,拉了下来,对着灯光看看自己的屁股上,被踢

的那一块又红又紫的,一直痛到骨头里!「

一容看到铁扫把脱裤子,就叫道:「大姐,老吴在这里脱裤子呢!」

铁扫把道:「奶不要叫嘛!我脱裤子,又不是要插奶的穴,是看看给踢伤的

地方!」

匡大娘这时急着想让铁公鸡插一次屁眼,弄好了还想睡一觉,就对铁扫把道:

「老吴,你和佩心、一容、柳红一块到她们房中去,叫她们帮你揉揉,也该睡了,

天都快亮了!」

欢乐村中的这些女子们所缺少的,就是男人。这一夜,铁扫把在屁股上受伤

之中,还和三个女郎各人弄了一次。匡大娘的瘾头最大,搂着一个铁公鸡,屁眼

玩了三次,这才安静下来。

铁扫把不论那方面,都比铁公鸡要高明一点,只是下面的那根东西比不上铁

公鸡。铁公鸡的那根东西,妙在可大可小,又很持久,他可以连续弄两个女人而

不射精,差不多的女人,都被他弄得大叫吃不消。

铁扫把当然也不是弱者!但是和铁公鸡那种比起夹,就要差一点。他的鸡巴

细而又长,每次一弄进穴里,女人就拼命的要他抽谢谢,他一谢谢到最美的时侯,

都是两人同时丢的。

佩心和柳红、一容都给铁扫把玩过,匡大娘也和他弄过四、五次,但匡大娘

的瘾头大,每次弄,都是接连一下要弄好几次。铁扫把弄的次数多了,射的精也

多,就有有气无力的感觉,所以匡大娘不喜欢和他弄。但是有时侯,铁公鸡没来

这里,匡大娘也会叫铁扫把玩上几次。

铁扫把有一套吸舐的功夫,这是少女们最喜爱的,所以佩心她们三个能够喜

爱他就是这个原因。

这一夜,三个女郎每人都玩了一次,四个人在一张床上,睡着了。

紫兰睡到快中午了才起床,她梳洗完了,出来一看,这几个房间子中,都是

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她先走到匡大娘的房间一看,忍不佳就笑了!

原来匡大娘和铁公鸡都是脱得光光的!抱在一起睡得正甜,匡大娘的两个大

奶子,正被铁公鸡的手按着。而铁公鸡的那根大鸡巴巳经软绵绵的,放在匡大娘

的大腿上。

紫兰暗想,这么大的一个鸡巴,想不到昨夜也曾插过自己的小穴,她一想到

这里,就把小穴夹了一下。

再走到佩心的房中一看,四个人挤在一块,都是赤裸着身体!紫兰最注意的,

是铁扫把的鸡巴。

她看到铁扫把睡在三个女郎的中间,下面的那根东西细长而不粗,龟头也并

不大,而前面又是尖尖的。

紫兰暗想,这根东西要是硬起来了,一定会是好长的,下面的两个卵蛋坠在

下面,阴毛长而不太多,看起来稀稀的。

这是紫兰看过的第三个男人的东西,紫兰看了之后,又走了出来,回到自己

的房间之中。她心中在想,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虽然可以和她们共同的合用一

个男人,但是那种味道,总是没有自己一个人弄一个在身边来的自然一些。

出于此种心意,罗紫兰就有心要独自出去另创一个天地了。

匡大娘一直睡到下午,才醒过来。

铁公鸡也是在这时才起床,而铁扫把和那三个女郎还在做着春梦。

匡大娘走进她们的房中,对着她们三个女郎的屁股上,每人打了一下!都被

打醒了,一个个的都跳下床来,忙着穿衣服。

匡大娘笑道:「奶们夜里很疯吗早上就起不来!」

铁扫把笑道:「有什么办法呢我一对三,只有勐弄嘛!我因为累,才多睡

了一会!」

一容道:「大姐怎么先起来嘛!应该多睡一下!」

匡大娘道:「我才不像奶们,不要命的勐整!」

柳红道:「真是天知道,老吴的屁股痛,我们一人才一次。好不过瘾的!」

说着话,这几个人都起来了,紫兰早就到村外去了。

匡大娘和铁公鸡一同到村外去找紫兰,走到大门外,就看见紫兰拿着双剑,

由外面回来了。

铁公鸡笑着问道:「罗姑娘,一早起来了呀」

紫兰道:「我上午出去到现在回来,巳经是大半天了,太阳巳经快落山了!」

匡大娘笑道:「管他呢!反正没有事,多睡一会也好!」

紫兰道:「大姐!我们回房去,我有事要跟奶商量呢!」

三个人一同来到客厅之中,屋里的那几个女郎和铁扫把也出来了,坐下之后,

紫兰就想说出要走的事情,但是她看到铁扫把跟三个姑娘在嘻笑着,一时也不好

意思把话说出来。

匡大娘问道:「罗姑娘,奶不是有事要和我说吗」

紫兰道:「是呀!大姐,我来奶这里这几天来,过得也很好,本来想长住这

里的,但是我一生中,也没多少见过世面,我想先离开这里,到江湖之中闯荡一

下,多学些做人的根本!」

匡大娘道:「是不是我们有人对奶不好,奶就想走了」

紫兰笑道:「这里的姐妹都对我好,只是我是一个江湖中人,总是想多走些

地方,多一些见识!」

铁公鸡道:「姑娘,江湖之中的险恶很多,何必去冒那些危险呢!」

紫兰笑道:「我不能跟你比,各人有各人的志向!我和大姐是萍水相逢,住

了这几天,非常的礼遇,将来有机会,我会回到欢乐村来看各位的!」

铁公鸡留紫兰是有想头的。铁扫把在一边,心里正在高兴,心想这个女罗刹

走了,老子又可以威风起来了!

真正使人意外!铁扫把正在得意,就听到紫兰又说话了。

紫兰道:「大姐,等我走时告诉大姐一个方法,这方法是专治爱喝酒的鬼,

百治百灵!告诉了大姐,可以治治无有用这人的毛病。」

铁扫把道:「罗姑娘!奶又何必跟我过不去,我只是酒后的毛病大一点,除

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使人讨厌的!」

匡大娘笑道:「这个方法一定要教我,等他以后再发酒疯,我可以用上了!」

其实并没有什么方法,这不过是紫兰说出的一句谎话,借此让铁扫把自己小

心一点而已!

罗紫兰离开了欢乐村,一路上走了三、四天,经过了两个城市。本来她想在

城市之中停留下来。住了一夜,就觉得城中热闹,有些不太习惯,还是在乡下靠

近镇市的地方,能找一个住处,比较方便,也来得自由些。

又经过了四、五天,罗紫兰来到了一个镇上,这个小镇,仅数十家住户,生

活很简朴,虽然称为镇,但是连一个客栈也没有。

罗紫兰在这里四周一看,山明水秀,样样都很使人满意。

她走到一家住户门口,一位老人家就出来了,对着罗紫兰上下一看,是一位

年青的姑娘!

老者笑道:「姑娘是由哪里来到此找什么人」

紫兰笑道:「老伯,我是由此经过,也不知此地是什么地方同时天也晚了,

想找一个地方暂住一天,可是这里连一间客栈也没有。」

老者道:「姑娘!这里叫做双龙镇,是南北必经的要道,但因为地方小,所

以连客栈也没有,如果姑娘要住一天,我可带奶去一个地方。」

紫兰笑道:「那太好了,麻烦老伯了!」

老者道:「出外的人嘛,奶又是一位姑娘家,当然应该帮助奶。」

这位老人家带着紫兰,向着双龙镇的东方走了过去,来到一家矮屋的人家,

老者就把门叫开来了。

屋中出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一看见老者,就笑道:「古大叔!原来是

你呀!有什么事吗」

老者道:「这一位姑娘是路过这里,想找一个地方住上一天,我想奶这里最

合适了,都是女人家。」

那女人笑道:「快请进来,姑娘,奶是一个人呀」

紫兰道:「就是我一人,麻烦大嫂了!」

那女人道:「不要紧!快进来!古大叔你也进来坐一会嘛!」

老者道:「不用了,我这就回去了。」

紫兰对着那老人家,又谢

了一谢,老者走了。

那女人笑嘻嘻的带着紫兰进到屋里,就拉了一把椅子,叫紫兰坐下。

紫兰对着这个女人细细的看了一看,虽然是一个乡下的妇人,对人很客气,

看她的年纪,也不过三十多岁,一副很忠厚的样貌。

紫兰就问道:「大嫂,奶家中就是奶一个人呀」

那女人道:「这话说起来就长了,我丈夫姓李,是一个种田的人,我们夫妻

有三个孩子,因为我丈夫人很老实,每天下田工作。因为收成不好,欠了官家一

些税钱,缴不出来,半年之前,官府派官差来,把我丈夫抓去了,现在要罚我们

一百多两银子。姑娘想想,我们这种可怜人家,一下子到哪里去找一百多两银子

这半年来,我都没办法,把孩子送到娘家去了,我在这里替人家做些零工,混口

饭吃。」

紫兰道:「我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这种事地方上的人也该帮帮你们呀!」

那女人道:「姑娘是看得见的,这地方只有这么一点点大,都是一些穷人,

自顾都顾不了,哪还有力量帮人家嘛」

紫兰道:「大嫂也不要急,慢慢会有法子的。」

那女人道:「但愿老大爷有眼,保佑我丈夫出来就好了!」

这位李大嫂,家中虽然很穷,简单的家具,收拾得倒是很清洁的,她家中一

共有两个房间,李嫂就给紫兰收拾了一间。

李嫂道:「姑娘!住是没问题。奶还没吃饭,这要怎么办」

紫兰道:「如果有银子,是不是可以买得到东西」

李嫂道:「有银子当然可以买得到呀!」

紫兰解开了包裹,由里面拿出了一锭银子,交给了李嫂。

李嫂道:「姑娘,拿这么多银子干什么」

紫兰笑道:「这银子奶拿去,买些米菜之类的东西,帮我做一餐饭吃,现在

天色还早,奶可以马上去,等会天黑了就不好买东西了。」

李嫂道:「好吧!姑娘!奶先随便坐坐,我去买东西。」

李嫂拿了一个布袋,就出去了。

罗紫兰等她走了之后,在这两间房中看了一看,又到厨房看了一下,见这李

嫂家中,米缸之中连一粒米也没有,地上放了三、四个有些烂了的地瓜,油盐之

类也没有。

紫兰真没想到,世间上会有这样的穷人!她的恻隐之心油然而生,暗想这种

人家,弄得夫离子散的,十分可怜。等会李嫂回来,再仔细问一问,如果能使她

一家团聚,我会尽力的帮助她。

太阳已经落山了,李嫂背着一点米,又拿着一些鱼肉之类,由镇上回来了。

紫兰笑道:「大嫂去得好快呀!东西买回来了」

李嫂道:「已经买好了,说起来也真不好意思,家中一粒米也没有,所以买

了一些回来,姑娘不必多心。」

紫兰道:「这是哪里的话!要什么可以尽管买,银子不够,我再拿给奶。」

李嫂道:「够了,还有很多呢!」

说着就在腰中,取出了一些散碎的银两。

紫兰道:「这些散碎银子大嫂先留着,我这两天还不想走,人好累的,奶这

里很清静,我多住两天好吗」

李嫂道:「只要姑娘愿意住,我当然是欢迎!」

紫兰道:「这样就好!奶明天也不要去给人家帮忙了,就在家中,帮我作两

天饭,也好陪陪我。」

李嫂道:「我这人也真笨,说了半天,也不如道姑娘的姓名呢」

紫兰道:「我姓罗,叫紫兰,是由这里经过,想去省城的。」

李嫂笑道:「姑娘奶人长得漂亮,名字听起来也使人好舒服的,奶家住在那

里呀」

这一问,把紫兰问得怔了一下,接着就说道:「我住在欢乐城,离这里要走

上七、八天才能到呢!」

李嫂道:「姑娘怎么一个人出门呢不害怕呀」

紫兰道:「我生来就喜欢在外面到处走走,看看各处的风景,怕什么我见

得很多了!」

李嫂给紫兰做了一顿晚饭,她们两人谈了很久,紫兰把她家中的情形,也问

得很清楚了。

可是要赎她丈夫回来,要一百五十两银子,这个数目,一时也真不好弄呢!

虽然包裹有一百多两,都给她也不够。紫兰就在脑子中计划着,要如何才能弄到

这一笔银子夜里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办法来,回欢乐村去找匡大娘,当然是一

个好办法,同时匡大娘一定会送她这一笔银子的,可是这不是最好的主意。

紫兰是一个具有高傲个性的姑娘,凡事都不愿求人,她要以自已初走江湖的

本领,来先替这李嫂解决问题。

第二天一早,紫兰起来后,拿出了二十两银子,交给李嫂。

紫兰道:「大嫂,这里有二十两银子,先给奶买些家中用的东西,我还要几

天才能走,现在我要出去一趟,什么时侯回,还不一定,我的行李就先放在这里,

大嫂帮我看好。」

「姑娘放心好了!这银子我不能收,奶带着用好了!」李嫂道。

「我这人有个怪脾气,给了奶,奶退还给我,我就会很生气的!」紫兰道。

李嫂道:「哎呀!这怎么可以嘛要是给古大叔知道了,还说我贪便宜呢!」

紫兰道:「奶是说送我来的那个老头呀」

李嫂道:「是呀!他就是古大叔呀!」

紫兰道:「奶收手,他说话,我负责,我这银子又不是偷来的,怕什么嘛」

李嫂说不过紫兰,只好先把银子收了起来。

紫兰离开了李嫂家中,一路上用起轻功来,向着日前经过的一个城市中,飞

奔而去。

这条路上的行人很多,紫兰的行动迅速,使得路人都对她多看上几眼。

紫兰因为心中有事,也不愿计较这些,依然飞奔而行。

她恨不得马上能走到城中去,但是这条路十分的远,行走到中午了,才走了

一大半的路程。

罗紫兰心急如火的向县城中赶去,是为了什么呢她由九凤山下山以来,在

江湖之中除了结识了匡大娘那一般人物之外,可以说和任何人都不认识。

她要赶到县城之中,她有她的打算,如果没有把握,她也不会盲目的行事了。

第四章九头怪礼聘风流剑

原来那位李嫂所居住的双龙镇是这个县城所管的一个小镇,此县叫做慈云县,

罗紫兰日前经过这个县城,住了两天,她觉得这里太繁华,也太热闹了,无心在

慈云县住下去,故而到了双龙镇。

罗紫兰经过慈云县时,在街道上看见了一张告示,是一位大户人家,要聘请

一位武功高强、能在宅中居住的一位武师,聘礼很高,紫兰看过,就记在心中了。

因为她初到这里,一点情况也摸不清楚,同时也不愿受雇于人,自己自由自

在的,比较方便,而又可随心行事。她现在赶来这里,是为了要想得到那一笔为

数不少的聘礼,故而急急赶来!

紫兰一进入县城,就向着那户大户人家而来,这时大户人家的门前广场,已

围满了人群。

她走到前面一看,广场之中,摆了一排椅子,中间坐了一位年约四十来岁的

壮年男人,他的身边,有四、五位家丁在一边侍奉着。

此人长得浓眉大眼,满面红光,身体健壮,穿了一身武士的服装。

这人是慈云县的一位大富户,家财万贯,年幼时喜爱武术,曾经请过很多的

名师练过一些武功,这人在地方上,虽然很有钱财,但好酒贪色,家中除了妻子

外,尚有四、五个女人,弄在家中玩乐。

在慈云县人人都怕他的作为,送了他一个外号,叫做「九头怪」。此人姓白

名大魁,现在因为子女都已有了十多岁了,他想请一位高手,教导武功,故而告

示贴满了县城,并以重金为礼。

闻风而来的武林人物,这两天正聚集在慈云县。

紫兰到了广场之外,就听见执事的人在场中说道:「各位!本县的富绅白大

员外,目前需要聘请一位武术高强的人士,护卫宅邸和教授武术。连日以来,武

林的高手不断来此,白员外今天亲临校场,请愿应聘的侠士们,现在亲来一谈,

明日一早,在此比试。」

这一番话说完了,就见人群之中,走出了五、六个侠士打扮的人物,亲向白

大魁面前,报出了姓名,白大魁一一看过,都是一些打扮得雄纠纠的武士。

这五、六个人道过了姓名,白大魁请他们坐在椅子上,正要宣布明天比试的

详情,罗紫兰就由人群之中挺身而出,向着白大魁走过来。

紫兰双手一拱道:「白员外,我也是前来应聘的。」

白大魁一看,来了一位女郎,穿了一身绿色的武士紧身衣服,背上插了两把

宝剑,长得十分的美丽,年纪很轻,看起来不过二十岁。

九头怪笑道:「姑娘也来应聘吗」

紫兰道:「正是!不知员外以为我够资格吗」

九头怪笑道:「以姑娘的打扮看来,是一位会武功的人,但是我这里是要以

各人当场比试为主,胜者礼聘,输者或交手时受到伤害,本人一概不负责任。」

紫兰笑道:「这是当然了,如果功力不够,谁也不愿意当场献丑的!」

九头怪是一个色迷,看到紫兰长得十分漂亮,心中就动了那种念头。

白大魁笑道:「这里应聘的都是男士,如果姑娘的武功不高,就是输了,我

也愿聘奶为家中的武师。」

紫兰道:「那倒不必了,没有本领,谁也不敢前来的!」

白大魁记下了紫兰的姓名,约好于明日在此,和那五、六位应聘的武土在此

比试。罗紫兰只好在县城之中暂住了一夜,第二日一大早就起来梳洗完毕,准备

赴校场比试。

街上的人热闹起来了,早市已经开始了,紫兰带好了双剑,依时来到了校场,

咋天报名应聘的那几个男人,已经坐在椅子上等候。

罗紫兰也进入场中,坐在椅子上,那几个男人对着她不停的看着。

不一时,白大魁带了执事人员来到校场之中,看见昨天的应聘人全都已到了

试场之中,白大魁就说道:

「各位侠士们!今天的比试,本人定下了一个标准,如今有七位侠士在此,

各位比试的方法,是一对一的比试,胜了的,可和第二位再比,每胜一人,价银

一百两,如果能力克六人者,可得六百两银子,同时本人聘之为教师!」

众人同声道:「此法甚好!」

紫兰道:「员外!这样的办法虽好,想其中难服各位大侠的心意,不如由我

一人先向各位讨教,每战只能一或二人和我打斗,如我胜彼败,其他的大侠依然

可以向我挑战!」

白大魁道:「姑娘如此说来,真有信心力服众人吗」

紫兰道:「员外不必担心!如若输了,也是自己心甘情愿的!」

众人道:「这姑娘能夸下海口,我等当要领教一下!」

白大魁道:「好!就是如此的决定,各位可以放下兵器,打斗时只能以拳脚

交手!」

紫兰把一对宝剑解了下来,放在椅子上,其馀的人带的刀枪,也都放在一边,

磨拳擦掌的,准备一显身手。

紫兰站在场中,双拳一抱,行了个江湖之中的抱拳礼,就说道:「各位大侠!

那一位先来比划两招「

这时一位高大的武士走进场中,双拳一抱,就笑道:「我向姑娘领教两招!」

紫兰笑道:「请你先出招好了!」

那人两拳一抬,两脚站了个八字步,举拳就对紫兰的头谢谢上直噼了下来。

紫兰不慌不忙的一抬手,向着那人的拳上迎了上去,那人用的力气又大又勐,紫

兰以有弹性的手拳,一把就抓住了他的一双手,用力往后一拉,那武士就站立不

稳,向着紫兰的身后,连连的急跑了两步。

紫兰的脚一抬,一脚就踢到那人的腰上,他被紫兰这一脚,踢得摔了一个狗

吃屎的姿势,倒在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

白大魁一看,连忙拍着手道:「姑娘真是好身手!」

挨了一脚摔在地上的那人腰上好似断了一样,由白大魁的执事人员扶出场外

去了。

紫兰笑道:「哪位大侠愿再来较量一下」

场中又跳进来了一位男人,口中叫道:「姑娘的身手不凡,我来讨教了!」

说着就举拳打了过来,紫兰一看来人的气势凶勐,提了一口气,捏紧双拳,

对着那人迎了过去。

这人的攻势十分的快速,双拳对紫兰的浑身上下打了过来!

紫兰把手一伸,两拳也上下飞舞着,对着那人的前前后后,跳来跳去的,连

战了他两个回合。

两人的身体不住的旋转着,紫兰一面出掌,一面就用脚在下面向着那人一腿

扫了过去。

那人的力气都用在上身,双脚不稳,被紫兰一腿扫了过来,马上就站不稳了,

向着紫兰的胸前,倒了过来。

紫兰一伸手,就把那人一把抓住了,没有倒下去,虽然被抓住了,可是紫兰

另外一只手掌,对着那人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个大耳光,「拍」的一声,场外

的群众就哈哈的大笑起来。

那人摸着被打的脸,低着头,跑出场外去了。

白大魁笑道:「姑娘真是高明,已经战败了两人,可得赏金二百两,请继续

比试吧!」

白大魁刚一说完,场外又跳进了一人,开口就叫道:「小烂货!老子来教训

奶了!」

紫兰一听,就是一肚子的气,就说道:「你要来比试要有风度一点,我和你

无仇无恨,为什么开口就骂人呢量你也是一个屁货!」

这人听了,火也大了,举拳就打,紫兰一看,来势快速,把身子一偏,避开

了他的这一拳,想不到那人也一腿扫了过来。

紫兰的眼明手快,一见扫过来了一脚,她将身子往上一提,人就由地上飞了

起来,让过这一脚,一伸手,就抓住了这人的衣领。

紫兰吸了一口气,双手往上一提,就把这人由地上提了起来,紫兰又再把他

一举,人就举到头谢谢上,对着场外,用力一丢。

那人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好远,掉在地上。场外的人们吹着口哨,

拍着双手,都在叫好。

九头怪白大魁一看这位罗姑娘连战了三人,都没有两招就把对方打倒了,觉

得这姑娘十分的高明,他就说道:「罗姑娘!奶已胜了三人,可暂停一刻,歇一

会再行比试。」

紫兰笑道:「员外,不必暂停,我还没使出力呢!」

接着又战了两个武士,都是三拳两脚的就把对方打倒了。

九头怪心中十分高兴,心中暗想,这个妞儿也真厉害,不知她在哪里学的这

身功夫

白大魁叫道:「姑娘已经连胜了五位大侠,还有一位,如能再胜,本人立刻

礼聘回去。」

场中又出来最后的一位侠士了,此人一进来,就抱拳道:「在下姓沙名尚,

江湖中人称「浪洗沙'想和姑娘领教几招!」

紫兰一看,这人说话十分客气,仪态也很端正,不像刚才那几位,一进场不

是大骂,就是举拳就打,一副穷凶恶极的样子。

这沙尚的名字听起来不太顺耳,可是人还算得是见过世面的人。

紫兰抱拳答道:「沙大侠客气了!我是不知自量,故而在此献丑。」

沙尚道:「姑娘高明,今日的比试不能放弃,故而在下挺身而出,尚请手下

留情!」

紫兰道:「哪里的话!沙大侠请出招吧!」

沙尚道:「姑娘先请!」

紫兰道:「如今是你向我挑战,当然是大侠先出招!」

沙尚和那几个人不一样,身体十分灵活,他对着紫兰不敢轻视,一出招就先

把身子护好,然后就出掌打了过去。

紫兰看到沙尚步步为营,小心的应战,知道这人是比较高明的人物,同时见

沙尚出的是掌,而不是拳,就知道武功不弱。

她也以双掌上下左右的迎着沙尚噼过来的双掌,两人的掌风震得十分的有劲。

一来一往的,打了四、五个回合!

九头怪在一边看得眼睛都花了,心里也很紧张,他担心紫兰会败了下来。因

为紫兰是一个女人,又长得漂亮,九头怪在无形之中,就对紫兰发生了好感。

沙尚和紫兰过了十几个回合,紫兰无心伤他,不愿出勐招,一打到十多回合,

紫兰就暗想,如果不胜他,这几百两银子就完了。

她一想到这些,出掌就虎虎生风,掌上的内力也加重了,沙尚一看,情势不

同了。

虽然手掌没有打到身上,而紫兰的掌风已经在沙尚的肩上连扫了几下,震得

沙尚有些站立不稳了!

沙尚连忙跳出圈外,抱拳笑道:「姑娘高明,在下输了!」

紫兰知道这几掌逼得他承受不住了,同时也中了几下掌风!

九头怪就问道:「沙大侠,怎么不比了」

沙尚笑道:「姑娘厉害,在下输了!」

场外观看的人都没有看到沙尚倒地,觉得奇怪,其中就有人叫道:「还没有

分出胜败来嘛!」

沙尚对众人笑道:「在下的功力不济,巳经输了!」

众人道:「输在哪里」

沙尚笑道:「你们要看到人倒地才分出胜败,其实武功高的人,只要掌风扫

到对方,就巳经分出胜负了。」

沙尚说着,就拉起衣袖露出手臂来,对着众人道:「在下的手臂已经被罗姑

娘打得都青了,各位看看,这叫我如何再战下去」

大家一看,沙尚的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这些人都在议论,怎么没看到

打在身上,会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九头怪连忙过来,招唿着紫兰,并迎她到家中去,同时也留住了沙尚,愿以

同样的礼金,聘他在家中。

沙尚推辞不愿就任,想要另往他处。

紫兰笑道:「沙大侠如果愿留下,我愿和你共研武功,同时还可以在白员外

府中,多学习一些武林绝招!」

沙尚道:「姑娘已经要我共留此地,在下只能暂作短时间的停留,也不愿受

白员外的礼金,因为这不是我自己的本领而得来的。」

九头怪笑道:「哎呀!不要管那么多了!两位都是我的武术师父,其他的不

必讲!」

沙尚见九头怪坚持留他,又加上了紫兰的劝慰,他只好留下了。

回到白大魁的家中,这位九头怪把罗紫兰和沙尚领进客厅之中,白大魁入内,

取出十包银两,拿了六包六百两,送到紫兰面前,另外四包四百两,送到沙尚的

前面。

沙尚道:「员外!这是干什么」

九头怪道:「一点敬意,请收下!本人家中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沙大侠多

烦心呢!」

沙尚笑道:「今日应聘,在下并未到达理想,这银两我不敢收下,如员外有

何差遣,在下当尽全力!」

紫兰笑道:「不是我爱财!因为我目前急需一批银子帮助别人,我就不客气

收下了!」

白大魁道:「姑娘!如果银两不够,我还可以再拿一些出来。」

紫兰道:「够了!够了!太多了我也没有用处,不过我要先向员外说明,明

日一早,我就要先往别处料理私人的事情,三、五日以后,方能回来!」

白大魁道:「这是当然,姑娘多去几天,也没关系。」

紫兰在白大魁处,得来了数百两银子,心中十分高兴,这次再回双龙镇,就

可把李嫂的丈夫赎了回来,同时也可以使她一家人团圆。

第二天早晨,紫兰带着银两向九头怪告辞,沙尚则留在九头怪的家中。

罗紫兰一上路,又是飞驰而行,一个上午,就赶到双龙镇来了。

李嫂因为紫兰一夜没有回来,正在家中等得心焦,也弄不清楚紫兰到底是怎

么一回事。

突然听见门外叫道:「大嫂!我回来了!」

李嫂一听是紫兰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笑道:「哎呀!姑娘!奶到哪里去了

害我担心了一夜!「

紫兰把背着的一大包银子,往桌子上一放,就笑道:「我借银子去了!」

李嫂道:「奶不是还有很多的银子吗」

紫兰笑道:「那些银子不够,我是去借了六百两,要给奶去把奶丈夫赎回来,

小孩也接回家来,过你们的安静日子。」

李嫂听了,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就说道:「哎呀!老天!我怎么能拿

奶这么多的银子呢我们才认识,将来要我怎么对奶交待嘛」

紫兰笑道:「不必交待,我送奶四百两,奶带我一块到官府中把银子缴了,

赎回奶丈夫,然后去奶娘家把孩子接回来。馀下的银子,你们夫妻可以做点生意,

维持生活。我这人做事,救人要救到底,只要你们能团圆,我就高兴!」

李嫂感激得流下了泪来,紫兰只是在安慰着她。

为了李嫂要能赎回丈夫,紫兰又怕这个镇上的人一知道李嫂有钱了,会来找

她麻烦,紫兰就留在她家中,住了下来。

李嫂高兴得一夜也没有睡,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去把地保找了来,紫

兰带着银子,跟了李嫂和地保一块到官府中,把李嫂的丈夫赎了回来,小孩也接

回家中来了。

紫兰对李嫂说道:「奶的事,我巳经办好了,剩馀下的银子拿去好好过日子,

我会时常来看你们一家人的,如果有人敢来欺负你们,你们可到慈云县城之中的

白员外家中找我,现在告诉奶,我是一行侠仗义的侠客,专门为人打抱不平的。」

李嫂和丈夫跪在地上,千恩万谢着。

紫兰道:「我现在就要走了。」

李嫂道:「罗姑娘!这叫我怎么说好呢姑娘去了慈云县城,我夫妻将来会

去看奶的!」

紫兰对着他们一家人笑了一笑,又在孩子们的头上摸了一摸,为了不使他们

难过,紫兰一回身,就以飞行的脚步,急驰而去。

这一对老实的夫妻,对着这位女侠的身后,暗暗的祝福着。

罗紫兰一路之上想想这件事,心中十分的痛快,觉得这是她下山以来,所作

的一件最有价值的事情。

沙尚在白大魁家中,正和罗紫兰在聊天。白大魁为了讨好紫兰,准备了很精

美的住房给她住,日日以嘉宾的待遇,招待着紫兰与沙尚。

紫兰对沙尚说道:「这位白员外家中非常富有,但是养了许多的姬妾,还经

常的对女人讨好呢!不知成何居心」

沙尚道:「姑娘已经看了出来,要多加小心才是!」

紫兰笑道:「这种人我也没有看在眼里,如果此地不能安身,我想走开!天

下之大,到处可以为家。」

沙尚道:「姑娘真是一位豪爽的女中英杰。」

紫兰笑道:「有一句话我早就想问你,但是我们初次认识也不好开口,如果

我说了出来,你会见怪吗」

沙尚笑道:「有话直说,我不是那种度量小的人。」

紫兰道:「看你年龄也不过三十岁而已,武功也不弱,何以取了一个沙尚的

名字,叫又称作浪洗沙这海浪洗沙,沙还能存在吗」

沙尚笑道:「我对人对事,都看得很淡,尤其在江湖之中混了几年,觉得江

湖的险恶,比普通的人情要差得太远了,我自从前几年隐名在外行走,就以这浪

洗沙的绰号为名,故而至今依然如此,其中并无什么意义。」

紫兰道:「我出师不久,知道得不多,但是像白员外这种人,一看就能明白

他的用意。

沙尚笑道:「姑娘!先不谈这白员外,奶问过了我,我也有一个疑问想听听

你的解释。」

紫兰道:「好呀!你要知道什么」

沙尚道:「以姑娘的武功来说,是非常的高强了,能有如此的功夫,真是使

人难以相信。以奶这种高明的武功,为什么又称作什么「风流剑'呢一定是另

有原因。」

紫兰笑了一笑道:「这大概是人家说我很风流吧」

沙尚笑道:「这真是风流佳人了!」

紫兰把头低了一下,很久没有说话,她看看沙尚,虽然不是十分英俊的男人,

但比起铁公鸡和铁扫把来,真是要强了好多倍呢。

她想了一会,就红着脸说道:「我是风流女侠,那你就是笨剑客了!」

沙尚一听,也在仔细的思想这句话的意思在哪里。

紫兰又笑着说道:「天下的男人,可能你是最笨的一个了!」

这一次沙尚明白过来了,对着紫兰,目不转睛的看着。

紫兰一看,心就乱跳了,连忙说道:「哎呀!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嘛!好怕

人的!」

沙尚笑道:「看看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人!」

紫兰道:「本来看你很老实的,现在也会不老实了!」

沙尚道:「姑娘怎么会知道我不老实」

紫兰道:「看眼睛嘛!你老是在人家身上看着,不就看出来了嘛!」

沙尚笑道:「姑娘真是聪明极了,在下早已为奶的姿色而倾倒嘛!」

紫兰是一个刚尝过美味的少女,加上了这些天的奔走劳累,先把这种事放在

一边了,现在来到了白家,安定了下来,这种男女间的妙事,又在她的心中燃烧

了起来。加上和沙尚成天呆在一起,而没见沙尚有什么动作暗示,所以她就以送

上门的方式挑逗沙尚。

沙尚也并不是傻瓜,同时他也有着很多的床上功夫,最重要的,是觉得紫兰

的武功比他高,而不敢轻易的下手。

紫兰听他一说,就笑道:「你不用说那些好听的,年青人,谁不喜欢美丽一

点呢」

沙尚道:「奶的美丽,和别人不同!」

紫兰道:「你说什么我为什么和别人不同」

沙尚道:「奶除容貌美、身材美,还有着一种高贵的美,我形容不出来了。」

紫兰笑道:「你吓了我一大跳,我以为你说我像个丑婆子呢!」

沙尚道:「要是像奶这样的丑婆子,有一百个我也要!」

紫兰道:「去你的!要那么多干什么你有那么大的本领呀」

正说着,九头怪白大魁走了进来,紫兰和沙尚止住了谈话,迎着这位九头怪。

白大魁说道:「两位大侠!住在这里还习惯吗」

紫兰道:「很好!一切都很方便,另外有什么事吗」

白大魁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道:「罗姑娘!真看不出奶这么年青,本领那

么高,我的几个孩子成天嚷着要习武功,我想请两位选个日子,教导他们。」

沙尚道:「员外交代我们什么时侯,就是什么时候好了。」

紫兰道:「对嘛!反正我和沙大侠成天都在闲着。」

白大魁道:「不急!不急!我选个日子好了,姑娘和沙大侠如果有空,愿到

外面走走,这里也有好多好去处呢!」

紫兰道:「此地我们来过,各处也都去过了,员外如果有事,就请便好了,

我和沙大侠正在研讨一套武术呢!」

白大魁看到紫兰人就软软的,总是想和她亲近,而紫兰对他可以说一分好感

也没有,现在又要他先离开,白大魁也不能不出去。

他心中暗想:不管奶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我慢慢的和奶缠,总有一天,会

弄到手的,叫奶这小妞知道我为什么叫九头怪!

白大魁笑道:「很好!很好!姑娘和沙大侠继续的深究吧!我不打搅了!」

说着就走了。

紫兰对着九头怪的背后哼了一声。

沙尚笑道:「奶真会对付这个九头怪!」

紫兰笑道:「人家说最狡猾的是九头鸟!这家伙叫做九头怪,一定是个很难

缠的家伙了。」

沙尚道:「既然应了聘,只好先忍耐一点!」

紫兰道:「我才不忍呢!弄不好,姑娘就和他翻脸!」

沙尚笑道:「看样子,他是在想奶的好事了。」

紫兰道:「你要死了胡说八道的,如道就好,先放在心里,姑娘也不会要

这种形象的怪物呀!」

沙尚道:「此人以为家产富有,弄了那么多的女人在家,还不老实!」

紫兰笑道:「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毛病嘛!」

沙尚道:「我才没有这种毛病,同时我现在半个也没有!」

紫兰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叫九头怪分你一个嘛!」

沙尚见她在说笑了,也笑着说道:「要分,就把奶分给我好了!」

紫兰脸一红,就假意的生气了,然后又说道:「我看你是没存好心,也在逗

我了!」

沙尚怕说得一言不合,会把这培养出来的一点私情弄坏了,忍着很久不说话。

紫兰一见沙尚又不说话了,又故意的逗他道:「男子汉大丈夫的,怎么说话

吞吞吐吐的,是不是又不好意思了」

沙尚道:「姑娘!奶就做做好事吧!别再逗我了,我心里又紧张又有些话不

敢说出来。」

紫兰道:「你不说我也明白,在这里不要多说了,晚上见面再谈。」

她说完话,就起身回房去了。厅中留下了沙尚一个人,他坐在椅子上,心里

在胡思乱想着。

他觉得这个姑娘说话带着挑逗的意思,但是自己那话引诱着她,她又有些正

经起来的样子。

沙尚心里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武功不及她,如果为了这事,两人闹翻了,面

子上实在太不好看了。

可是这女人走的时侯,又说晚上见面再谈,这晚上是晚到什么时侯呢要谈

一些什么呢沙尚想了很久,也想不出其中的原故来。

罗紫兰离开了客厅,回到房中,她在回味着刚才和沙尚所说的一些情形。她

对沙尚的印象很深,也有很多的好感,而觉得其不太理想的,就是沙尚没有进攻

的勇气,紫兰自己往上送,又觉得这送得太急,反而不好。

回味着跟铁公鸡弄的那一次,觉得玩玩下面的那东西倒是一件美事,铁公鸡

粗俗,同时匡大娘她们一玩起来,都是乱交,好几个女人共着一个男人,以自己

一次的经验来说,还是一个人找一个男人来得自由多了。

她有些忍不住肉体上的变化了,下面的那东西,也有些痒痒的,同时也冒出

水来了。

紫兰暗想:我们女人的穴也真怪,一想到那事,就会痒痒的流水,心里好像

要疯了一样。

这几天都没想过,也没摸过,成天为了给别人办事在忙着,把这件初尝滋味

的妙事给忘记了。刚才和沙尚一谈,人就有些冲动,可惜沙尚不敢单刀直入的自

己说出来,看样子沙尚也是有心的。

紫兰在床上躺了一会,觉得睡也不好,坐也不安,就起来去洗了个澡。

她住的这间房子在白天时,往住沙尚会走了进来,而紫兰又很大方的和他谈

着一些事,所以沙尚到她房中,是可以随便进来的,但只是在白天。

紫兰因为性的冲动,就在白天洗了个澡,刚刚洗好了,又忘记拿衣服,她的

房门也没有关上。

正在这个时侯,沙尚因为紫兰说晚上再谈,但弄不清楚晚上什么时侯,想了

一会,就到紫兰的房中来,想再问个明白。

沙尚一推门进来,正好碰上了紫兰光着身子,出来在衣箱里找衣服。

紫兰听见门响,连忙回头一看,就见沙尚进来了,她就叫道:「哎呀!你怎

么进来了」

说着就用双手捂着胸前的一对奶子,双腿把下面夹得紧紧的,这种动作,是

女人们的一种本能动作。

沙尚一看,也楞住了!顿了一顿回头就把房门锁上,他看到紫兰全身雪白,

细嫩无比,胸前的奶子鼓得高高的,虽然她把双腿夹了起来,但是下面的那些黑

毛,还是看得很清楚。

沙尚笑道:「姑娘这一身好漂亮哪!真把我迷死了!」

紫兰道:「哎呀!你好坏!怎么这时侯进我房里来了,大概是没存好心吧」

沙尚笑道:「怎么把衣服脱得光光的在干什么呀」

紫兰道:「人家在洗澡,洗好了,又忘了拿衣服,才这样。」

沙尚道:「怎么在白天洗澡」

紫兰道:「要你管!我高兴嘛!」

本来紫兰想要赶沙尚出去,可是她一想,要是一赶他,他真的出去了,那这

些心机,不是全白用了吗

这时沙尚的胆子也大了一些,走到紫兰身边,一抱就抱住了紫兰,对着她脸

上亲了两口,手就摸在她的奶子上。

紫兰渴望很久的事情,现在终于来了,她把胸部向着沙尚挺了过去。

沙尚的手,摸在她下面的那些穴毛上,又要再往下摸。

紫兰把腿夹得紧紧的,感到沙尚下面那根东西,硬挺挺的,在肚子上碰着,

心中已经沉醉了。

紫兰道:「让我穿回衣服吧!这时侯不行呀,小心九头怪会碰上的。」

沙尚道:「好姑娘!让我看看奶下面的小嫩穴好吗」

紫兰道:「好痒的!只给你看一下,我就要穿衣服了,晚上再给你好了!」

说着,紫兰就把一只腿翘了起来,露出了那个红嫩的小穴来。

沙尚一看这小嫩穴,又红又嫩的,他就往地上一蹲,双手分开了她的大腿,

用嘴对着她的小穴上,一口就亲了下去。

紫兰被他这样一亲,全身都酥了!这真是紫兰想不到的妙事,正想着,她就

感到小穴口中,一股热热的东西,在上面舐起来了!

紫兰一酥,就轻声的只是哼,同时把穴连夹了几下,沙尚的舌尖就被她夹在

穴中,小穴之中,马上就流起水来了。

紫兰道:「好人!不要舐了,我快吃不消了!啊……好舒服啊!等晚上再给

你舐好吗」

沙尚心里也有一点担心,觉得这个时侯真不是可以弄的时候,随时会有人走

过来的,看见了,就不好了。

他放开了紫兰,紫兰连忙拿了衣服就穿在身上,对着沙尚一看,就笑了起来。

沙尚道:「奶笑什么嘛」

紫兰笑道:「你脸上弄得都是那东西流的水,我去拿手巾来给你擦擦!」

沙尚把脸上的穴水擦干净了,就说道:「姑娘的小穴真紧,好迷人的!」

紫兰道:「你下面的那东西大不大」

沙尚道:「奶喜欢多大的」

紫兰道:「太大了我不爱,长一点最好!」

沙尚道:「我现在拿出来给奶看看好吗」

紫兰笑道:「看了你的,我又会痒起来了。要拿出来,就快一点,等会会有

人来的!」

沙尚把裤子往下一拉,由裤裆里就把那根硬着的鸡巴拿了出来,对着紫兰翘

了几下,马上就举得高高的。

紫兰一看,就伸手去摸,一握在手中,轻捏了一下,感到好硬的。

沙尚的鸡巴是一种细长型的,龟头红红的有些发亮,鸡巴虽然细长,可是那

个鸡巴头却是好大一个,圆圆的谢谢在前面。

紫兰捏了一下就说道:「这鸡巴好硬,也很长,但是这个鸡巴头怎会这么大

好怕人的!「

沙尚笑道:「奶的小穴一定可以装得进去!」

紫兰把鸡巴松开了说道:「先放到裤子里去嘛!等到夜里,我才跟你好好的

玩一玩。」

沙尚连忙把裤子穿好了,坐在椅子上,笑嘻嘻的,对着紫兰看着。

紫兰笑道:「我以为你是个大笨牛呢!原来是个偷香的高手。」

沙尚道:「说实在的,我对奶早就有此心了,但是又怕奶不高兴,翻了脸,

那我就糟了!」

紫兰轻轻的打了他一下,笑道:「怎么会呢!我总不能先找你吧!」

沙尚道:「现在不要谈这些了,我夜里什么时侯来」

紫兰道:「你现在先回房去,好好的睡一觉,夜里看到九头怪进后院去了,

关上院门之后,你就可以来我房中,我这里比较安静一点。」

沙尚心中的高兴,真是无法形容了。

紫兰和沙尚,夜里又是怎么弄法

相关美图推荐

更多>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