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继父和我

更新时间:2022-08-30 15:10:05 来源:互联网 作者:网友网民

我是四岁时,随我母亲改嫁到我继父家的,已经八年了。我的继父很有钱,房子很大。人也长得很魁梧,仪表堂堂,很有男人味! 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招女人喜欢的男人。我母亲也长得很漂亮,我长得有点像她! 继父虽然有时和我母亲吵架,但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我。他们不吵架时,他总是抱着我并用嘴亲吻我,我感到很温暖,有一种亲近感!记得我五岁那年,我妈不在家。我继父帮我洗澡,我好高兴。我抱着他,他吻着我。在洗澡间里他脱光我的衣服,在洗澡时他用手洗我的小逼时,还不时地用中指抠我的小逼缝,弄得我又疼又痒,我又是躲又是笑,感觉到很快乐! 妈妈就沒有这样,我还怪妈妈沒有给我洗干净呢!我喜欢继父帮我洗澡! 有时继父他也脱光衣服和我一起洗。他在帮我洗逼时,我看见了他的疴尿的东西总是又粗又大,我还好奇地抓着,两边摇晃,好好玩哟,边摇边好奇的问他:「这是什么为什么这大」他笑了笑,沒有告诉我。十岁那年,我逐步长大了! 我发现我的两个小乳房有些变化,在变大,总是胀得疼,用手摸一下就觉得很舒服。同时对男女之间的W "事有些懵懂的感觉,我想起了我继父帮我洗澡、想起了我继父的那个又粗又大的东东,也知道它叫--「鸡巴」!当我一个人在房里时,我爱脱光我的衣服,摸着我的小奶头,摸着我的小逼,想着继父的大鸡巴,自我欣赏自我陶醉,有时还情不自禁哼了起来......。有一天下午,我沒课在家正在自我陶醉时,不自觉地哼出了声音,忽然我那沒锁的门开了,我继父进来了。我还不知道呢! :「怎么啦哪里不舒服我看看! 」继父进门关心地问,我忙说:「沒有沒有。」可来不及盖被子,赤身祼体睡在床上。继父边说边走近我的身边,摸摸我的额头。其实他早就明白是咋回事。我可不管那么多,我喜欢他摸我。我面对继父,看着他的胯档下的鸡鸡已经涨起来了,他吻了吻我,我拿他的手放到我的乳房上撒娇地说:「这里涨,你摸摸。」他轻柔地摸着我,好舒服啊! 比自已摸强多了! 我也淘气地去摸他那涨得很大的鸡巴,并脱掉了他的裤子,他也到床上来了......我抱着他,用我的小逼试图和他的鸡巴会吻,可我的继父却吃着我的奶头,摸着我的逼,在最大限度地调动我的慾望,其实我早就想吃他的大鸡巴了,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舒服吗」他问, 「嗯,舒服! 」我点点头。他吻着我的逼缝,要我吃他的鸡巴,有点骚味,但我感觉很好! 我用力地含着,用舌头舔着,我还沒有哼呢,他却哼起来了,哼! 真可爱!!我感

觉到我的小逼湿润了,他的鸡巴也滑滑的,关键时刻要来了!

他把他的鸡巴放在我的逼门上,轻轻说:「我要来了。」我挺了挺小腰,鼓足劲说:「你来吧。」他开始进洞穴了,有点胀,我感觉到了。可过了一会就有点疼了,我叫了起来! 「喔…喔…哎哟…疼! 」继父继续在插,可我感觉到他用的劲不大,是怕我太疼了吧,我又叫了起来:「你快点,好不好,喔…喔…」继父听了,加大了力量,突然我感觉到我的逼里面有什么堵住似的,挡住了他的鸡巴,我继父突然用很大的劲一插, 「哎哟!!! 我的妈耶......! 」一阵阵钻心的疼,差点疼昏过去的我,大叫了一声! 「哎哟…哎哟…! 『过了一会,我感觉好像疼痛小了一些,只是有点痒痒的,他的鸡巴还插得蛮舒服呢,我的叫声也变得轻快起来,同时要他插快点,来满足我! 人哪! 就是这么奇怪! 疼痛过后是享受,唉!我感觉到他的鸡巴在插时一股热流直冲我的小子宫,射了,他射了! 好惬意好舒服,当我的继父从我的逼洞里抽出他的大鸡巴后,我看到了我的逼门口白的、红的,他的大鸡巴也是,我问继父是什么,他又微笑着,不告诉我。哼! 你真坏! 你不告诉我,我知道! 我的处女膜被你搞破了,你还不说, 「我要你赔! 」我哭了......!继父帮我清理干净,抱着我,哄我、吻我,说今后一定更加爱我! 「哼! 你更加爱我,其实是更想要我,我还不知道! 」我想想又笑了,其实我是假哭的!我很高兴.....

.! 我成熟了,逃不脱继父的魔掌了,喔......喔......!

自从那天起,我的继父看我的眼光变了。变得那么的暧昧,色气,好像我不是他的继女而是他的情人似的。我呢喜欢看他那样的眼神,只要一看到他那种眼光,我不禁心旌盪漾,晕得难以自拔! 可在妈妈面前我不敢,只有强忍自持,任其心中的淫火在体内燃烧! 只有偷偷地向他- -那个「魔鬼」做做怪像。)大概是受到了异性的抚摸,特別是处女苞的开启,我的身体有了一些变化。我的胸部奶房渐长,看起来像I3 |; 小肉包子,乳头微微向上翘着,高傲地仰起头,很好看! 摸摸屁股,可又看不见,只好照镜子看反光,好像长肥了吧嗯,不太明显! 最主要的是我的那个…那个…,唉! 痒的次数多了好多,有时非要摸几下才感觉到好受些,都是那个「魔鬼」做的好事,唉! 害死人,有时上课也要摸,不摸它痒啊! 内裤总是湿的,真沒办法!我有一种离不开继父的感觉了。只要妈妈不在家,有机会我就找他,晚上要和他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他也非常乐意,总是让我摸他的大鸡巴,吃他的大鸡巴。他也吃着我长大了的小乳房,摸着我的被他搞过的小逼,还是像我小时候那样,用他的中指抠我的逼缝和小阴蒂,弄得我又疼又痒,逗得我舒服地又躲又笑。我赤身祼体坐在他的身上,他的小弟弟向上竖着,像一支擎天柱,高大无比。我力图用手想把它按倒,它很倔犟,仍是昴头竖立着,很好玩! 我继父说:「是坚挺! 」什么叫「坚挺」我不懂,管它的,只要好玩就行!我玩了一会,我的小逼又开始痒起来了,我还父亲身上移动着,我把逼放在他我龟头上,来回磨擦,好舒服,妙不可言,特別是在洞口上......! 哎哟! 真舒服!「別怕! 」他向上一挺一挺地说,并要我在他上面一上一下的动着,他的鸡巴一抽一插的,嗯! 还真舒服!继父在下面「咳哧」「咳哧」用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哼着,我俩节奏一致, 「不是仙境,胜似仙境」好快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射的,我也不知我来沒来高潮,反正我玩得很快乐也很累,两人身上的汗水,淫水混合在一起,有一种我俩都愿意闻的气味,美极了!不知还有沒有什么姿势,什么动作,我非要那个」魔鬼继父「都告诉我! 一定! 一定! 哎! 我累了,休息一会,以后再说吧! 反正「魔鬼」继父已经控制了我! 唉!!!「魔鬼」二字对于人们来说是很恐布的字眼。可我喜欢用这个名称来称唿我的继父,如同那些什么:「你这个要死的」,或者:「你真坏,死鬼。」等那些打情骂俏的昵称一样,含有又恨又爱的成分,我就是这样称唿我的继父的。当然是在我的母亲不在的时候哟!母亲在家时,我可正经着呢! 不和「魔鬼」说话,不看他一眼,一本正经的,让母亲毫无察觉,哪怕我有时偷看他一眼,母亲绝对不知道。他和母亲应付式的调情,我看在眼里,妒嫉在心里,独自回到房间,脱光自已的衣服,看着自已稍有些鼓起的小乳房,用手摸着我那刚长了些许绒毛的小B缝和小阴蒂,只好自已安慰自已,想着与「魔鬼」消魂的情景,巴不得这个家最好只有我和他两人,我好像再也容不得第三人了......!母亲不在家时,那可是我的天地了。我在家光着身子,到处走动,有时还跑到母亲的房里照她的镜子,看我那美丽细嫩的胴体,有时还在她的床上翻来磙去,像(他)她们做爱的样子,真的好快活。『我的那个「魔鬼」继父也真是「坏」,只要我母亲不在时,他总是提前回家,他也知道我啥时沒课,也知道我在想他,唉! 他真是我的「魔鬼」丈夫,哦,我错了,应该是「继父」,哈哈! 我真淫荡。哎,说曹操曹操到。听到开门声,我知到是他回了。我光着身子躲在门后,他推开门,我勐的扑在他身上,他吓了一跳,转头看是看,他用他的粗大双手把我幼小的胴体抱在他宽大的胸怀里,并吻着我,我很兴奋,也吻着他,吮吸着他那极具男子汉的气味,我陶醉了......!「魔鬼丈夫」

把我抱进洗澡间,很快脱光了他的衣服,我一看,哇塞! 他的小鸡鸡已涨得好大好大,真是可爱极了。原来他早就在想我了。哼! 真坏......!我忙用我的双手抚摸他的大鸡巴,他呢,用手摸我的小乳头和我的小B缝和小阴蒂,唉! 真舒服,有好多天沒有这感觉了,就怪我妈......。我们洗着澡,我用小嘴贪婪地吸着他的大鸡巴,一进一出的,他的龟头差点插进了我的喉管,可我还觉得很好玩呢,他一哼一哼像是蛮舒服的样子,真会享受。这个「魔鬼」。过了一会,他坐在浴缸里,让我坐在他的身上,把他的大鸡巴对着我的小B缝,让我用力往下坐。我听话地用力一坐,他也顺势往上一挺, 「哎哟! 」我叫了一声,乖乖,原来他的大鸡巴已经进了我的小B穴了。又疼又涨的,这就是我想要的滋味,真舒服! 他一挺一挺的,把我搞得颠上颠下,他的大鸡巴一浅一深地在我的B穴里插动,我不停地叫着「大鸡巴......,哎哟,哎哟,你在水里把我要搞死......,快点哟…真舒服…我还要呢…快......」我叫着,他挺着,只听见浴缸里的水「啪、啪」地响着,激起两人的性慾越来越高涨,他的两手捏着我的小乳头,捏得生疼,我的叫声更大......,唉哟,真是个大「色魔」,搞得我快受不了了......。可他的性慾却很高涨,我哭着叫着可他全然不顾。他把我从他的身上放下来,抽出他的大鸡巴,要我站在浴缸里,屁股对着他,我不知他要干什么,只有听的摆布,以为要结束了,正想着他把他的大鸡巴放在我的屁眼上,用淫水温润我的屁眼,用手拨开我的屁眼穴。「你要干什么这个「魔鬼」! 」我问,他说:「乖,不要怕,我让你更舒服! 」说完他把他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屁眼里,当时我疼得大声喊叫,大哭起来,真的好痛! 他插着我的屁股,用手指插着我的B,还用另一个指头抚弄我的小阴蒂,那个滋味真不好受, 「这么坏,我再也不理你了! 」我边哭边说......可那个「魔鬼边插边摸边说:」虽然你年纪小,可我们已有多次了,你已成熟了! 今天是有些痛,但今天的痛会让你更

加成熟,更加淫荡,将来你要超过你妈妈的! 」说着说着,突然一股热流直冲我的直肠而去,热唿唿的,他射了! 全部射进我的屁眼里,可这个「魔鬼」还不死心,还要勉强抽插几下,直到他的大鸡巴软绵绵的秧下来才把他的鸡巴拿开,我摸了摸我的屁眼,又疼又涨,火辣辣的还流着血和他的精液。他真坏,我摸着屁股大声哭着,他好像不好意思似的用热水敷着我的屁眼,用另一支手抚摸我的B缝,同时吻着我的嘴和脸,劝着我哄着我,尽量逗我开心,我倒底还是年幼,过了一会儿屁股不是那么疼了,我的小B被他摸得也蛮舒服,我擦着眼泪撒娇地要他赔,这个「魔鬼」笑着说:「好,好! 我赔! 今晚陪你去吃『麦当劳』好不好」听说有麦当劳吃,我笑了。可还是撒娇地说:「好,可是要你抱着我去我的屁股疼! 」「魔鬼」继父笑着一把抱着我,笑着,吻着,离开家门,走向了大街深处......

上一篇:天真的妻子

下一篇:毕业旅行爱上靓靓

相关美图推荐

更多>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